妇女的定义标准是什么(中国对于妇女的定义)

%title插图%num

创造力永远是世界的镜像表现,它也不再能接受仅仅将女性作为一件物品的倾向性想法。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amara Djurovic

阿根廷的女性艺术家Tamara Djurovic(Hyuro),她以其诗意的女权主义,在公共场所的大型壁画和对世界“无形女性”的纪念而广受赞誉,在以男性为主的巨型涂鸦艺术界获得了极高的成就,她常常利用大型作品来捕捉人类情感的复杂性,展现女性的力量和对世界的好奇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西西里岛的拉古萨》

这堵墙是向玛丽亚·奥基平蒂(Maria Occhipinti,1921-1996年)致敬。她是和平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女权主义者,以及四十年代中期西西里妇女抗议活动的代表人物。

%title插图%num

《”O que fica”( What Remains )- Belo Horizonte, Brasil 2018》

在巴西,堕胎是被法律全面禁止的,而那些试图中断妊娠的妇女则面临着刑事指控、秘密堕胎操作不当造成的死亡风险。这幅壁画隐喻进行秘密堕胎妇女面临的空虚感,挂在衣服上的衣架象征秘密流产工具穿刺带来的刺痛;裙子一直延伸到大楼下面没有尽头,影射一直没有改变的禁止堕胎的法律。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Patriarcado”Vila-Real, Spain 2018.父权制》

这堵墙是对西班牙父权司法制度的谴责。“democratic Spain民主的西班牙”始于男权、天主教和阶级主义的立法,这是一个从未真正被克服的权威主义和法西斯政权的历史遗产,所谓的“民主”——强权或宽容取决于它适用于谁。

%title插图%num

意大利福米亚(2013)–反抗对妇女的暴力行为

%title插图%num

巴西福塔莱萨(2015)塞阿拉大学:许多南美国家禁止堕胎,但这却是造成很多妇女过早死亡的重要原因。

%title插图%num

Judy Chicago

Judy Chicago,被艺术界定义为“女性性艺术”概念的创始人,也是“女性主义艺术“的开山鼻祖。在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高雅的艺术被认为是男性社会的专利,几乎所有著名的艺术家都是男性,这种性别歧视无法禁锢住一个特立独行的女人的思想,Chicago创作以大量“生殖器”、“花”、“蝴蝶”等带有隐喻的图案为主题,用艺术语言宣扬女性生殖器官作为女性独立于男性生殖器官话语中心的政治隐喻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Smoke Bodies from Woman and Smoke》1972

在Califoria沙漠中进行的烟花表演

%title插图%num

On Fire at Eighty,2019

但“女权主义艺术家”这个标签其实一直困扰着Chicago,她认为自己的作品中有着更多未被挖掘的丰富寓意,不仅仅只是关乎女性这一命题。Chicago说“艺术界拒绝从更全面的视角看待我们的整体创作历程,这是对女性艺术家的另一种歧视。”

%title插图%num

The Dinner Party, 1979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Purple Poem for Miami

%title插图%num

《结局:“关于死亡与灭绝的沉思》2014

从生命的起源到终结,Chicago在创作中都已经进行过探索,从波普到极简主义到光与空间运动、从身体艺术到装置艺术Chicago都有涉及,并对这些艺术风格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她从未被写入这些运动的历史。尽管Chicago始终不懈地作为“女性主义的代言人”发声,但她更宁愿人们更多谈论她的作品,而不是这个标签。

%title插图%num

Renate Bertlmann

奥地利的女权主义前卫视觉艺术家Renate Bertlmann的作品,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Bertlmann一直专注于围绕社会环境中的性、爱、性别和情欲主题进行创作,追求对性别关系的审问,包括社会对女性的限制、性别歧视、性别中心主义、性暴力等等。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Knife-rose》

这是Bertlmann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的名为Discordo Ergo Sum的作品,312支玫瑰花,每朵都是手工吹制。炽烈、妖冶、诱人,但一把尖锐刀却从中央刺入花瓣充满了攻击性。关于创作灵感,Bertlmann说:“这些玫瑰来自我的矛盾……比如愤怒与温柔、美丽与痛苦、所有的吸引和排斥,以及平衡我们生活中心的钟摆,它一直在这些极点之间移动。”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Renate Bertlmann的其他作品

%title插图%num

Wangechi Mutu

Wangechi Mutu,肯尼亚裔美国视觉艺术家,1996年获得库珀联盟文学学士学位,随后于2000年获得耶鲁大学雕塑艺术硕士学位。Mutu的作品一直通过拼贴画绘画,沉浸式装置以及现场和视频表演指导女性身体,同时探索自我形象,性别建构,文化创伤和环境破坏等问题

%title插图%num

她创造的形象往往具有半机械人或杂交物种的外观,暗示着力量、不可知性和女性固有的脆弱性。她的作品被称为“非洲未来主义者”,是“一种利用科幻小说的想象策略来设想非洲和非洲人后裔现实的美学”。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Mutu曾撰文批评艺术世界对女性的不公正对待,她说:“艺术世界中当然有许多不平等状况,对于我来说,解决方案就在艺术作品之中,也在艺术领域的伟大女性及多元艺术群体的不懈努力之中。艺术机构不会自发改变这一切。有急需解决的问题,但是这一事实本身并不能说服人们去做出改变。能够说服人们的,是艺术作品本身。奇迹就发生于艺术作品之中。当人们看到这些作品的时候,能够意识到:我们与其他人类没有什么不同。艺术让人们去反观自身。有时候,如果你能创作出一件好的作品、写一首对的歌、或是写一篇好的文章,当它能够透过智性的层面在更深的层面对人施加影响,它就拥有深入触及我们作为人类的核心属性。艺术在推动世界变革的过程中扮演了一种独特的角色:它非常强大,但是并不一定以一种一目了然的方式施加影响。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Pipilotti Rist

对于自己的作品概念,Pipilotti Rist说“我不认为我的作品特别具有女权主义。我也不认为有女权主义艺术。关于我是否是个女权主义者,通常我有两个回答。当是一个好人问我的时候,我会答我不是女权主义者。我们女人已经达到一些目标,仅仅只是坚持自己在团体中的利益。但一个大男子主义者问我的时候,我会答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 感谢收看 –

注:图文来自网络,仅为交流分享,侵删。

美术史知识大全艺术内容推广计划 :

如果你是艺术家?

欢迎通过图文让美术史君的粉丝们认识你!

如果你是艺术爱好者

欢迎分享你的艺术趣闻与观点、见解!

如果你是艺术机构

欢迎分享你们的展讯和推荐的艺术家!

%title插图%num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00:50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00:5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