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等残废身高(一等残废和二等残废)

%title插图%num

对于高大的男子和修长的女子来说,身高是加分项,受人钦羡之余,他(她)们甚至会凭借好身高谋得一份好职业、获得一份好婚姻。

然而对我这个只有一米六几的男人来说,身高的苦恼困挠了我大半辈子。从意识到自己个子矮起,围绕身高,发生了许许多多说不尽、道不完的有趣事、可笑事、荒诞事。

小时候生活在上海的一个小镇,镇上的人身高普遍不高。奇怪的是,在这堆人中间,有一个男的却很高,可能有一米九,他站在人群中高出大家一个头,如鹤立鸡群。当地人给他起了个外号“长豆”,虽然粗俗,但确实形象。印象中他父母身高与普通人无异,这个“长豆”为什么长这么高,不会是基因突变吧……随岁月流逝,这个问题对我来说至今无解。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堂身高课。不过因为小,我当时对身高并不在意。

%title插图%num

我意识到自己身高不够,大概是在高二。

其实我在上海读初中时个子不矮,在班上应该算中等个,每次排队一般都在队伍的中间偏后面一点。我记得很清楚,有几个玩得要好的同学,我当时是以俯视的姿态去看他们的。

从上海刚转学到贵阳读高中的那段时间,个子还是长得很快。八中旁边有一个粮油店,兼营发糕等面点,我常去光顾。有一次我又去,冒着一小点热气、面上沾有一点点红糖稀的发糕,被一个男营业员用夹子放进塑料袋,在我伸手去接的时候,我突然听到男营业员惊讶地嘟囔了一句,“个子长得好快”。

似乎也是。我隐隐觉得之前去买发糕时,矮他一截,现在都和他差不多高了。

%title插图%num

长身体时特别嗜睡。我住在八中附近,父亲以前在轻工厅留下的红砖房里,房子简陋是简陋,但到学校的路程却很近,走路大概就五分钟。那时八中常开的是侧门,每天早上上学的时候,来自贵阳市各个角落的学生像洪水般汇聚于此,背着书包鱼贯而入。这个侧门的开放,给我提供了更大的便利,它就在我房子所在的瑞金西巷另一头,路上又可节约一两分钟。

饶是如此,有一次上早上第一节课,我还是迟到了。当意识到已过上课时间,我大为抓狂,迷迷糊糊中,我草草穿上衣服,胡乱扣上钮扣,匆忙抓起书包就往学校狂奔。当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教室门口时,颇有几份姿色、曾一度荡漾班上一众男生心田的英语老师,手里拿着英语课本,正安祥地面对全班同学进行讲解。她以一种异样的眼神,有些不屑地扫了我一眼。

这一定是个不好好学习的坏学生,连上课都迟到。

我当时心里苦啊,我绝不是故意迟到,实在是因为长身体睡不醒。

就是她认为的这个“坏学生”,后来考试时牛刀小试,一飞冲天,英语成绩全班第一。她由此对我刮目相看,有一次让我上台对大家传授英语学习方法。其实我英语学是学得好,但自己也挺蒙的,说不出什么具体的方法。后来迫于无奈,我被赶鸭子上架归纳了几条交差。结果还好,美女英语老师觉得我总结得挺到位的。

看来学霸随便动动嘴,一路都是“学习真经”。就像后来成功了的马云,放个屁都是香的。

%title插图%num

正当我为身高徬徨苦闷时,一个和我玩得好的同学给我传授了一个妙法——增高鞋垫,他和我一样,“苦身高久矣”。增高鞋垫好像是三块还是五块一双,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买来的。我没有,便时时借来穿。这物什初看和普通鞋垫并无二致,只是有些地方稍稍突起,这就是所谓的脚底穴位按摩了。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这个所谓的增高鞋垫,欺骗了整整一代人。

但我那时是很相信这个宝贝的。我专门在家里的墙上用铅笔画了身高线,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便是量身高。我背、腿贴着硬硬的墙壁,身体挺得笔直,为量得准确起见,我还专门用一把父亲曾用过的透明大三角尺,穿过浓黑的头发,三角尺的一条边对齐头顶的最高点,另一条直角边与墙垂直,那刻度,便是我的身高了。

%title插图%num

为了长高,我绞尽脑汁,遍寻良方。

当时市面上有一套“五角丛书”颇受欢迎,所谓“五角丛书”,是指这套书的每一本定价皆为五角,实惠又有用。其中有一本专门讲“人怎样长得高”,我细细翻阅后,比其他人多知晓了一些知识:决定人身高的因素有遗传、营养、运动、睡眠、情绪等,每个因素的占比不同,多少多少……

拉单杠和跳高是有益长高的两项运动。有一次晚上八九点,朦胧的夜色中,我一个人在八中操场两个篮球架下反复跑跳,累得气喘吁吁。后面我想放弃,却在夜色中仿佛看到一丝长高的曙光,于是接着跑跳,接着摸篮板……

我那时还经常做一件可笑的事情,在鞋垫下面塞报纸,借以增高。由于报纸折叠得不整齐,有时感觉两只鞋子一只高一只低或是硌脚,但为了人前显高,我默默忍受了这一切。那时还没养成如今这般在家里换双拖鞋的高贵生活习惯,回到家,我赶忙把鞋垫底下的报纸抽出来,聊以安抚两条受了一天罪的腿。到第二天,又如法炮制,早塞报纸,晚抽报纸。

%title插图%num

书上说,人的身高最迟可长到二十几岁,同学说,穿增高鞋垫一年可长三五厘米,我于是幻想,几年之后我能长到一半八。

然而幻想总归是幻想,高三毕业时,我的身高依然没有获得实质性的突破。拍高中毕业照时,因为身高被安排在旁边的我不得不出下策,暗暗踮了一下脚。我旁边是一个一米七二的同学,我后面拿着照片反复摩娑,看他与我看上去差不多高,由是自鸣得意。

高考完后,是漫长而无聊的暑假。有一天,我拿一面小圆镜跑到阳光上,用太阳的反光照对面的一栋楼。突然,一个小姑娘出现了,我故意淘气地用反光晃了她几眼,她低着 头娇羞地看了我几眼。两个年轻的生命就此认识。

我觉得这是我的初恋。

然而,短暂的亲密过后,不知何故,她对我有了看法,情况一天天地恶化,她从刻意疏远我,发展到后面再也不理睬我——我至今都没搞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有一次,趁父亲去上班,我潜进平时很少进的他的卧室,坐在老式沙发上,我仔细审视自己的小腿,从膝盖处到脚尖,看上去挺长的啊,可是我的身高怎么就不高呢?后来我才慢慢想明白,如果身高能加一个脚掌的长度,那确实是很吓人的。遗憾的是,身高只算头顶到脚跟处,不算到脚尖处,老天对所有的人都一视同仁。初恋失意的我闷闷不乐,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因为我身高不够,她才不喜欢我?

于是一番幻想,等我长到一米八了,高大魁梧,站起来快抵到家里的门框了,她会不会就喜欢我了呢?哼哼,到那时,我站在她面前,以俯视的姿式对着她,而她,需略略抬头仰视我,此时的她,脸上会不会重又飞起第一次照镜子时娇羞的红晕?

%title插图%num

因为对身高太在意,我以“矮子之心度高个之腹”,以为全贵阳市的人都是这种心态,于是,那时已开始向报社投稿的我写了一篇《筑城身高大比拼》。大致内容是,只要走到街上,就不可避免地陷入身高大比拼中,迎面走过的人会故意地挺一下身子,以显得我比你高……

稿子一去石沉大海——这种具有常识性、导向性错误的稿子,要是能发出来才怪呢。

%title插图%num

在贵州人民大学读书时,班上有一个榕江县来的同学,个子很矮,大概只有一米五五左右。有一次上体育课列队,需要男生从女生逐一前面走过。脱下皮鞋、穿上球鞋的他此时更显矮小,恰恰班上有一个高个的女生长得挺漂亮的,刚才还十分活跃的小个子突然变得不自然起来,扭扭捏捏、憋红了脸从这个女生面前走过,当他离她只有几十厘米时,下面的脚分明踮了起来,走得又快,像一只离地飞奔的鹅……我站在一旁,看得都替他难受。

年轻时,女生的身高是可以给小个子男生很大心理压力的。

为了显高,我在街上走路时经常暗暗使劲。也不知从哪里学的方法:一是走路时胯部用力,用胯部带动脚走路,这样可以使腿显得修长,身高也高;二是走路时忘记自己的下身,只注意自己头部的最高点,这样走路就显得高;三是头略略抬高,尽量平视对方,这样走路时会显得高……种种方法,不一而足,我都试过。由于要去刻意注意和维持,身心俱疲,我到后来大厌其烦地放弃了。

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面对身高的苦恼,我有时也会拿那句经典的“浓缩的都是精华”来安慰自己,潘长江不是也很矮吗,但他是大明星,邓公不是很矮吗,但他纵横捭阖,成为一代伟人……

对身高注意多了,我慢慢悟出了个道理:每一个走路时姿式不自然的男人背后,都藏着对身高深深的自卑。

%title插图%num

随着年岁渐增,虽然对身高还有所在意,但在意的程度显然已大大下降。但几年前,我对身高很在意的旧病又复发了。

病因起源于与上海初中同学的“三十年再聚首”。那时,我通过微信联系上了上海的初中同学,初中一别,对他们身高方面的水深水浅一无所知。面对阔别已久的初中同学、尤其是女同学,我对身高的隐忧莫名其妙地突然一下子喷薄而出。我清楚地记得,当那个女同学在西岑小镇从车上下来后,我目测后暗暗估了一下,和我差不多高,我一下子就感到了一种沉重的压力。后来初中同学聚餐,一个美少妇翩然而至,她是我初中时不大搭话的一个女同学,身高更高,穿着稍微带跟的鞋子,顷刻间就辗压了我的身高,给我带来了更大的身高压力。

我不知道她们是否在乎我的身高,但我很在乎她们对我身高的看法。

自卑感爆棚的我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幸好,四十余年人生丰富的阅历救了我,我从心理学角度略施小计,故意拿自己的身高来调侃。自嘲之后,之前的隐忧和自卑一下子烟消云散,我突然就释然了。

又过了几年,我已踏入知天命的年纪。此时的我,对身高更是有了完全、彻底的释然,身高在人生中的重要性越来越小——矮点就矮点,随它去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08:40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08:4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