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优秀员工自荐书(化工厂优秀员工自荐书)

曾经被业内热议的神龙汽车“两室一厅”方案已确认暂缓。

“目前我们已确认暂缓公司的合资战略调整(即之前在业内盛传的“两室一厅”方案),主要考虑到今年的不确定性极强以及经济形势、行业竞争态势,股东双方都希望先一起把销量和口碑做好,后面再谈(方案)。” 5月7日,神龙汽车相关人士向贝壳财经记者作出了独家回应。

提起神龙汽车,不少用户都会想起上世纪90年代的神龙富康,这款车也一度成为北京的哥们的“生产资料”,在大街小巷里展现着北京风貌。曾有不少高光时刻的神龙汽车品牌这些年也历经波折。2020年其销量仅为5.02万辆。而2021年,这家被其总经理陈彬称为“躺在ICU”的品牌,在充满争议的产品凡尔赛的带动下,实现了10万辆的小目标。

神龙汽车辉煌一时如今面临产品设计、经营管理等重大挑战

在东风汽车与PSA集团的共同支持下,总部坐落于湖北武汉的神龙汽车已在中国市场扎根了超20年。

不过网上有不少观点认为,法系车似乎越来越不在乎中国市场。DS首款价格30万元的纯电动汽车,却采用了20年前的旋钮式靠背姿态调节设置,集团高层在整体战略中对中国地区少有表态,都让人们对法系品牌是否将继续在中国经营下去产生了联想。

如果把时间的指针向前拨动,法系品牌曾经非常重视中国市场。无论是火遍大街小巷的富康,还是后来的标致206、307、雪铁龙天逸等车型,入华时都与国际接轨,造型设计相当时尚潮流。

市场高速发展、中法倾力合作,一系列的行动也帮助神龙汽车在2015年迈上了70.48万辆的历史最高峰。而神龙汽车走向高光时刻的同时,产品质量、技术迭代、经营理念甚至是贪腐问题也随即曝出。

2015年后,神龙汽车销量开始下滑。2020年其销量仅为5.02万辆。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认为,神龙汽车曾有很好的销量表现,一方面是借助了中国汽车市场整体迅速发展的“大趋势”,另一方面也是中法双方引入了不少优秀的产品。但随着中国汽车市场增速变慢,质量、服务等因素成为用户关注的新内容时,神龙汽车却陷入了停滞。

“SUV时代的红利没有吃透,产品设计理念与本土用户习惯不能统一,中方团队、法方团队共同管理,导致效率降低。再加上一系列的贪腐问题,质量管理也出现了波动,导致神龙汽车口碑出现问题。”张翔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有人说法系车的设计是浪漫的、独特的,但我认为这里也有着一些他们自己的执拗吧。最简单的一个事儿,方向盘转向同时,其中心LOGO并不随之转动,导致我们不能确定方向盘在什么位置处于“回正”状态,操作起来也比较别扭。”前标致307车主曹先生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他曾经是法系车的“铁粉”,但如今已消费升级。

张翔认为,神龙汽车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产品。作为一个中法合资企业,神龙汽车旗下标致、雪铁龙两大品牌在产品上都较为依赖外方的技术输入,如果双方关系处理不好,可能产品更新换代方面也存在问题。

除了产品问题,其企业内部管理也面临挑战。根据不完全统计,自2015年起,神龙汽车母公司东风汽车在反腐倡廉建设中,已对多名在职或离职高管进行了查处,即便在2021年,神龙汽车仍有至少4位前高管因涉嫌严重职务违法等问题相继接受调查。

而这些高管,多是在神龙汽车由盛转衰时悄然离开,留下“一地鸡毛”。

重整旗鼓企业销量回升改革迎来破局?

在神龙汽车走向低谷多年间,法方、中方也在尝试扭转乾坤。但直到2020年下半年陈彬到来前,神龙汽车都没有止住颓势。曾担任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和神龙汽车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的陈彬,在业内最精彩的战绩是帮助东风轻卡实现扭亏为盈。

陈彬到来后,并没有避讳神龙汽车彼时的问题,他非常坦诚地谈论起了神龙汽车面临的挑战,甚至直言:神龙汽车在2020年已经住进了“ICU”。在问题面前,陈彬也带领团队推出了大量的改革措施。

神龙汽车内部员工张雪(化名)向贝壳财经记者介绍,企业的变革大概是从2020年神龙汽车文化节开始,公司开始以用户为中心,围绕产品、营销、服务、运营发力。为了聚焦用户,陈彬本人每天8:30-9:00组织营销日例会,核心就是关注用户投诉的一系列问题,并加以改变。

产品方面,2021年充满争议却在销量上表现喜人的凡尔赛成为了下半年神龙汽车销量猛增的支柱。“最初企业内部对凡尔赛的定名也是较为犹豫的,毕竟除了凡尔赛宫这层意思外,这个名字在华人社交媒体中属于一个中性词。”张雪直言,“但最终结果是好的,即便有一些争议,但是产品也得到了关注。”

一位凡尔赛车主向贝壳财经记者提到,过去法系车企在服务上不算很好,但现在正逐步努力改进。“买这款车确实看中了它后期保养的‘实在’,像正规渠道维保下的备件终身免费更换,一定条件下终身免费救援等服务都比较吸引我和妻子。”该凡尔赛车主说。

对此,汽车分析师张翔指出,目前神龙汽车的产品都有不错的优惠力度,并且在售后服务环节给出了大量的优惠、保障。这种策略让用户在购车后降低了维保成本,相对比较激进,但让利的效果是较为明显的。但张翔也指出,这样的动作存在风险,会让品牌调性略有下滑。此前,华晨汽车就曾因为以价换市迅速“回血”,但不可持续的经营状态,终让企业折戟沉沙。

目前,神龙汽车也在“轻装简行”,其一工厂、二工厂均已转手,二工厂更是传出了“卖给东风本田”的说法。对此,神龙汽车官方表示,工厂并非出售给哪家企业,而是由政府收储。东风汽车集团相关人士李雷(化名)提到,目前汽车产业产能过剩是不争的事实,整个市场年销量约2600万辆,但去年在收缩控制的形势下,产能还是达到了4000多万辆。“神龙汽车启动了F99项目,将3个工厂的包袱抛下,转为一个柔性化工厂,效率更高。目前工厂产能24万辆/年,加上成都工厂的16万辆,基本满足企业在2025年的销量规划。”李雷如是说。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此前神龙汽车的一工厂、二工厂累计产能达到45万辆。

“两室一厅”暂缓

车型依赖外资,中法股东能否拧成一股绳?

神龙汽车作为合资品牌,目前产品投放主要受法方的新车技术限制。如何控制产品更新节奏与本土化也是个难题。

2021年,大众CEO迪斯、特斯拉CEO马斯克等海外车企高层纷纷在中国市场发声,并向全球媒体表达了他们对中国市场的关注与积极的态度。而神龙汽车的外资股东Stellantis集团高层对于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似乎并不太高。集团高层不仅很少在战略中提到中国市场,甚至在2025战略规划中也仅将中国纳入了亚洲市场业务。

有不少评论认为,法方对于神龙汽车、甚至对中国市场的态度都不算积极。随着合资企业股比放开,神龙汽车何去何从,市场上也众说纷纭。

对于行业内十分关注的法方态度,李雷给出了较为坦诚、积极的回应。“过去销量下滑,双方确实存在一些分歧,但随着凡尔赛的成功,两家母公司都看到了更多的希望。”李雷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李雷表示,法方也在中国市场做了不少努力。Stellantis集团每年分别为雪铁龙、标致两大品牌提供800万欧元的品牌建设费,加起来折合人民币约1亿元;法方代表、神龙汽车副董事长奥立维也曾多次在媒体对话中提到中国市场对Stellantis的重要性;2021年,为了保供,Stellantis集团从全球调配芯片资源,不计成本地为凡尔赛等车型保障芯片供应。

而业内关注的“两室一厅”计划,如今已经暂缓。“两室一厅”计划核心是中法双方大股比不变,法方或中方分别主导雪铁龙或标致品牌。但考虑到今年的不确定性极强以及经济形势、行业竞争态势等因素,股东双方计划“合力拧成一股绳”,把销量做出来。

而新产品方面,神龙汽车将基于元+计划,累计推出14款产品。此前,神龙汽车推出的产品不算多,比较知名的也仅有凡尔赛一款车。除了已经发布的、在B端市场获得3万辆订单的神龙富康纯电车型外,雪铁龙、标致两大品牌还将在2022年推出天逸大改款、标致T93RR本土化车型、P54全球车型等。2022年,企业在销量方面定下了“保15万辆、挑战17万辆、梦想20万辆”的目标。

“目前神龙汽车的两个合资品牌正在同步发力,凡尔赛已经跑出来了,值得肯定,但单一产品独木难支,其他产品的表现,还要看企业的运营与车型的核心素质。”张翔评论道,“此外,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上,单凭B端的富康肯定是不行的,还需要更多产品赢得市场”。

对于神龙汽车来说,2022年是个产品大年,但是在雷诺离去,DS残喘,自主品牌崛起,新能源成为大趋势的背景下,这些产品能在市场上取得什么样的成绩,还需要观察。但不争的事实是,神龙汽车曾经的辉煌已经过去,新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李雷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神龙汽车短时间内不再追求回到年销量80万辆的过往,而会脚踏实地,成为一家“小而美”的汽车公司。如今,新的领导班子、新的制度、新的产品,正在为企业带来更多的活力与机会。这家重新启航的中法合资巨轮,在凡尔赛车型上取得了“小胜仗”,而其能否在竞争激烈的汽车市场中返回主赛道,又能否在新能源汽车时代赢得一杯羹还需要观察。东风汽车集团和Stellantis集团面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12:05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12:0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