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街出租房(长江南路附近租房)

江阳沽酒客按:本文图片感谢已故泸州叙永籍摄影师马健先生(孤独的舞者)拍摄,他曾经用镜头记录下大河街,并配以自己的文字,今天大河街已经在等待重新修整,看着马兄的图片和文字,又勾起了我的一些思绪,于是有了沽酒客以下这些关于大河街的文字。

大河街,它曾经风光无限,也曾经遭受‘兵燹’,这里有泸州明清时期遗留下来的城垣残迹,也有“刘伯承水神庙除奸”的千古佳话。

%title插图%num

总之,作为这座城市第一批街道,它也可以说是泸州长江边上的第一条街道,为什么叫大河街而不叫长江街呢?这跟泸州老一辈对长江和沱江的俗称有关。

在我们泸州,一般说大河就是长江,小河则是沱江,这种区分直到今天还在沿用。所以有大河街自然有小河街。小河街跟大河街可以说是姊妹街,因为它们两个就在长江和沱江交汇处诞生,小河街外面是沱江。

%title插图%num

不过,随着泸州城市发展的进程,大河街和小河街外面都进行了滨江打造,只是打造小河街的时候,就彻底拆除了,而大河街被幸运的保留了下来。

大河街往北可以到会津门、东门、馆驿咀;往南则连通了新马路。一街一路,东西通达,东是东门口,西是与大什(在泸州这个地方读十音)字相连。据说其分为大河一、二、三、四街,全长约450米。

大河街的繁华可以追溯到唐朝时期,那个时候的名字也不可靠,而且其原貌的样子也只能想象,如今残留的明清城垣也被一些乱搭的违建遮挡了风采,好在已经纳入拆除整改中,不久就可以重见天日了。

%title插图%num

明清不提,就是民国时期,从东门口至会津门这条500多米的沿江商业街上,五金、小百货、山货等商铺一家挨着一家,是当时川南最大的商贸市场。因为紧挨着深水良港,水运通达,自然带动了这座城市的繁荣。

曾经联一公司大楼立于街中,在钟鼓楼被轰炸后,一度是泸州最高的建筑,交通银行汇通天下,一年四季商家云聚,五方‘辐辏’,成就一方物流枢纽。现在的泸州人永远不可能想象到当年的情景。

%title插图%num

1914年,泸州民办轮船运输业兴起,一改泸州千年由木船运货载客的历史,东门口成为川南出川的第一大港。不过当时的木帮,船帮,菜帮,油帮等依旧在这里来来往往,生生不息。

花无百日红,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泸州新城改建,滨江路修到了馆驿嘴,小河街成为了历史,而大河街虽然至今还在,却显得破败不堪,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繁华,身在主城区却处处透着老泸州人的回忆。

%title插图%num

只有这里的明清时代的泸州城垣遗址;那个年代的一些川南民居风格的砖瓦房子;还有风云一时的联一公司如今是川剧泸州河博物馆,仿佛还在给人们诉说它曾经的辉煌。

大河街在数年前曾经做过一次改造,与其说是改造不如说是一个统一的门头和刷新,这种方式除了刚刚开始的干净,却并没有从灵魂深处促进到它的提升和延续,自然而然,时间一久,陈旧如初,让人有些唏嘘。

%title插图%num

其实大河街,近代来说除了辉煌,也是一条泸州命运多舛的街道。

1936年6月11日凌晨2时零5分,大河街的街坊,被大火烧毁了数百户,大火至第二日上午8时才扑灭。而等到9月15日,市民才动工修缮了铺面,清理了街道。

而三年后,也就是1939年9月11日,日本飞机27架次轮番轰炸东门口、竹架子、大河街……当时城中逃难的市民数千人,他们在河边竹架子(二码头)一带躲飞机,然而却仍然逃不脱被炸伤炸死的命运。

%title插图%num

经历了家破人亡和死里逃生的老泸州人,记忆当年的往事依旧不堪回首。而今天的泸州人又有几个知道它的这些过往呢?

这条街道,终究会进行改造,我们希望它在提升中恢复到它曾经的一种气质,就是川江码头文化的延续以及泸州民俗的风貌的展现,它不仅有明清城垣的古朴,还应该有时代不灭的烙印,并且今天让它最终成为当地人和外地游客,可以瞻仰和追忆往昔的一处不得不游览之处,那么相信对于大河街来说,就是它最好的一个结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13:01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13:0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