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酒托女(北京酒托女被砍死)

社会新闻的一个新出路就是在社交媒体展现“奇葩”,红遍全国的《1818黄金眼》是最佳范例。我们在茶余饭后感叹这些普通人的外貌、举止、奇异思维,在摄影机的催化效果下,一个微表情,都够我们咀嚼十分钟的。也因此,这些新闻开始变本加厉地捕捉和描绘“奇葩”:整容失败求公道的女性,被浴室玻璃割伤的帅小伙,带初次见面对象去吃昂贵火锅的神秘女性,还有被酒托黑掉几万块的女老板……其实也就是些人间百态,但还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的同时自我吹嘘:这些人怎么会这样,我就不会。

其实还是因为这些几分钟新闻给人的描摹是漫画式的,寥寥几笔,只抓夸张的点,由不得我们不哈哈狂笑。

但任何奇葩的人或者奇葩的行为背后都有逻辑,只要给他们多一些镜头,多一点事实,很多奇葩就渐渐消解,变成了我们可以理解的人。我们或者同情他们,或者厌恶他们,或者喜欢他们,但不会再简单地把他们视为和我们不一样的族类,而是恰恰相反,和我们一样——这也是我看最近小火的纪实性电视节目《守护解放西》的真实感受。

《守护解放西》的视角其实并不奇特,就是拍摄位于长沙闹市区的坡子街派出所民警的日常。场景也不算多么丰富多变,基本场景在派出所内,要不在调解室,要不在审讯室;也有外景,基本是方圆几公里区域,酒吧、夜店、小旅馆、寒酸的酒店公寓,还有老旧的即将拆迁的小区。很多城市都有这样的区域,这种区域说出来都有印象,但是仔细一想,我和类似我的成熟游客们在旅行途中避开这样的区域已经很久了——因为闹腾,因为酒吧不是我们的诉求,因为步行街上满是廉价商店,简而言之,我们会觉得这样的地方脏乱差。但是,毫无疑问,这样的区域是年轻人的乐土,洋溢着廉价的青春和多余的荷尔蒙,也因此催生出无数的危险,一切都在暗流涌动之中。

表面上警察们是主角,他们每日辛勤办案,24小时110出警电话不间断地闪烁着红光,发布着通知,就连屏幕外的我们,都会感受到那种急迫和无奈的状况。而且看多了警察们办案,也慢慢熟悉了他们的个人风格:有的是机智型,随便几句已经问出了真相;有的是先下手为强型,呵斥几句,把对象吓住,结果底就交了;有的是温暖型,给贫苦的人买食物,买衣服,买鞋袜,对他们有理解有同情——但是换一个角度,我们就会发现,主角们是固定不动的营盘,那些流水一样在派出所进进出出的相关人,又何尝不让我们印象深刻呢?

这些让人印象深刻的流水般的受害者、报案人,还有被抓到的罪犯们,就是我们在新闻里常见的“奇葩”。在纪录片里,他们出现的时间更长,他们的故事更有头有尾,“奇葩”起来,像看到了一个个的复杂人生画卷的展开,乃至铺陈。

如果社会学家来看,一定会有更深刻的分析,我不是社会学家,看到的多是表面:

首先是大批浪荡街头的年轻人,报出年纪来,经常是未成年,但每个人都背负着疯狂:13岁和同学去酒吧刷夜的少女,和家里失联,母亲哭喊着报案,把一群和她一起的女孩们全部带到派出所。这时候才知道,失联女孩刚死了哥哥,母亲对她的控制欲更强了,扣留她的手机,但并不能阻碍她深夜两点跑出来开房间、逛酒吧,和一群社会女孩鬼混。母亲对面的少女们一面冷漠地刷手机,一面冷静地质问母亲,你是不是偷看她手机信息了?一个镜头就说明了好多问题。

学武术的少年,因为酒店不给他和女朋友开房间,于是暴力砸电梯,两脚踢坏了电梯。被带到派出所才知道,之所以瞬间发狂,是因为楼下有另外一个女孩等着他,同时交往几个女朋友在他看来很正常;另一起案件中的女孩也是这个观点,她的前前男友打了她的前男友,她哭着说,两个都不要,警察说你这样不好,她回复:同时选择几个不很正常吗?

一群合租在一起的女孩,职业多是美容院顾问之类,其中一个女孩的前男友来看她,她们蓄谋开好了房间,男朋友一到,就抢了他手机,然后把他的项链、衣服、鞋都抢走,让他困在酒店。被抓住的时候,每个人都说着谎,似乎任何监控设施都不存在。

喝酒喝得赤身裸体的,死亡的,疯狂酒驾的,挥舞大刀的,更是这个街头的经典风景,能看到警察们常年在街头打捞人群,无处发泄的、杂糅的、混乱的、肮脏的荷尔蒙催生了这个闹市的青春群像,以至于我在看这些大量的真实镜头的时候,想到的都是台北的西门町,都是侯孝贤,没错,正是《千禧曼波》里的美丽男女,和这些问题人群有着非常类似的轨迹。

与孩子们相对出现的奇葩人群还包括老城区的老人们,有的独自居住,子女都已经不在,半夜丢了钥匙,只能自己在街头散步;有的老年痴呆,家人失于守护,在凌晨四点的街头闲逛,被酒驾司机撞死,司机逃逸。酒驾司机也是夜场混迹的年轻人,喝了酒之后甚至都不觉得自己撞死了人,直接回到家里安心大睡。

警察需要处理的另一人群是精神失常者,农村跑出来的女孩子,是家里的小妹,精神病院出出入入已经有数次,跑到城里穿着内衣店的服装逃走,在街头流浪;精神病砍伤母亲的成年男子,在家里失去看护的情况下,跑到街头直接抢手机;有糖尿病的男子,偷了醉酒昏睡的男人的手机还跟他接吻。这些疯狂在镜头下面触目惊心,只有当他们的父母亲出现的时候,你才知道他们的家庭意境有多惨:那个乡下的女孩子,父亲一人支撑家庭,哥哥姐姐都在精神病院;那个抢劫者,母亲脸上被他砍成大疤,可是还在替他苦苦求情;那个糖尿病患者,显然有轻度的精神障碍,父亲听说他进了派出所,冷冷地在电话那头拒绝帮助,他已经饥渴到去接触陌生人。

除了恶性事件,坡子街派出所出警更多的,还是最普通的人们的案件。浪荡的,疯狂的,歇斯底里的,糊涂的,可是看多了,说什么也不觉得这些人有多恶,多么可怕,真的觉得就是尘世的迷途者,在苦苦爬行着,基本属于昏昏沉沉度日的众生,夜店里的小男孩对警察吼着,“我是做这种事情的!”民警们也无可奈何,最常教育大家的话就是你们找点正经事,可是这些人,距离“正经”已经很远了。

顿时觉得警察们的不易,在随时失控的迷惘者中,他们是灯塔似的存在,维护着秩序,希望人们回到正轨,恢复理性。从前老以为执法过程是冷酷机械的,可是看了这个纪录片,对派出所里的民警们印象大改,他们面对着悲惨的个体和群体,简直就是看护着羔羊的牧人,随时随地把走近悬崖边缘的羔羊拉回来。

直觉这个工作需要极其强大的神经,倒不只是辛苦,而是被各种疯狂围绕,没有一颗冷静强悍的内心,根本安顿不下来,这些还都不是最严重的犯罪。人间是个残酷的修罗场,秩序的守护者替我们付出了很多。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13:25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13:2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