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打死人质犯法吗(盖县警察打死人)

%title插图%num

我出生在辽南地区一个偏辟的小山村,幼年时父亲去世,我的母亲孤身一人担起拉扯我们姐弟四人的重担,在那个并不富裕的年代,我们家的生活更是举步维艰。1985年在母亲的殷切期盼中我考取了沈阳大学,填报志愿的当时,我还搞不明白“信访”到底是做啥的,鬼使神差般选择了“信访”专业。更没想过年轻时选择的“信访”会与我结缘,并伴随我度过了日后的三十个春夏秋冬……

大学毕业后,怀揣着梦想和乡亲们的期望,我来到了盖州市信访局,从基层的办信工作做起,先后承担过办公室综合文字、文书档案、会计等工作。后因为企业改制、城市动迁改造等上访量激增,我又被调到接访科做来访接待工作。也有人劝我“接访又脏又累,啥样人都接触,你年纪轻,家里孩子又小,别去了!”但不服输的我还是壮着胆子走到了接访一线。记得我到接待科的第二天上午,市属一企业近百名职工因为企业亏损倒闭,拖欠工资和养老保险而集体上访,职工情绪激动,把我围的水泄不通,尽管我口干舌燥解释等企业改制一并解决,他们还是不依不饶,非要马上解决不可,而且将我当成“人质”,直到晚上8点多也不让我走。我的自信心和自尊心被撕得粉碎,我又重新思考着我的未来,荫生了改行的念头。直到有一天,一位耄耋老人蹒跚着走进信访局,进屋就跪下了,我连忙上前搀扶起老人,耐心地问明来意,原来她家的房屋动迁了,女儿已是乳腺癌晚期,她哭着说想让女儿最后能住上新房,这是多么朴素的心愿。我边听边安慰边与相关部门积极联系,在相关部门的配合下,提前在异地给她安置了一处回迁楼,老人拉着我的手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谢谢!许久不肯离去,我的眼睛也湿润了。“有困难找政府!”这句话,我体会得更深了。

%title插图%num

山里的孩子孕育了我纯朴的性格,在多年的接待群众工作中,我始终坚持认真、热情、负责地接待每一位上访群众,时刻站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上,积极为他们思考和代言;时刻恪守着一名共产党员的神圣职责和庄严承诺,帮助他们解决生产、生活或工作中遇到的各种困难。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如今,信访工作伴我走过了整整30年,从一名初出校园对信访工作懵懂的大学生,成为信访战线的一名老战士。我有过彷徨,有过迷茫,有过困苦,有过忧伤,但给我更多的却是每解决一件老百姓的信访问题,听到一声简单的“谢谢”的时候;每经过耐心说服疏导消除上访人心中疑虑,看到他们发自内心微笑的时候;每看到人民群众带着困难而来,带着满意而返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无限的幸福和满足!我热爱信访工作,我执着信访事业,我为我是一名信访工作者而感到无上光荣!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13:35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13:3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