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人在上海怎么返乡(山东人在上海感染没人管)

海报新闻记者 庄滨滨 上海报道

上海疫情形势不断好转,一些封控多日的人们开始计划返乡。离开的理由千差万别,有人为生计所困,有人回乡探亲、奔丧……他们中,有人自驾返乡;有人打不到车,骑行近10个小时前往高铁站,然后坐高铁返乡。

每一个返乡者都有着曲折的经历,从他们身上,我们也看到了人间百态。以下是两个返乡者的故事。

自驾12小时返乡,隔着车窗靠比划在服务区加了油

返乡人物一:刘飞 山东人 宠物用品电商经营者

来沪打拼7年,刘飞想回老家的念头,并不只是因为本轮疫情。从事宠物用品电商行业多年的刘飞,考虑到成本原因,本来打算4月10日将公司仓库搬到山东聊城,但是来拉货的大车开到半路,因为疫情只能折返。

4月1日浦西地区开始全面封控,刘飞没等来原定于4月5日的解封,封控反而持续到了5月。封控在上海,网店无法发货,3个员工跟着刘飞在家干着急。思来想去,刘飞决定自己先返乡,接受集中隔离后,再安排新公司开张所需的准备工作。

%title插图%num

以下是他的自述:

今年春节,因为忙网店发货,我没有回家过年。4月1日,我所在的浦西地区开始封控,本来计划4月5日解封后,4月10日搬仓库。为此,我联系了聊城的宠物用品生产企业,提前付了2年的仓库费用,同时,联系了老家有通行证的亲戚,准备开车来沪运送仓库货物,但是因为疫情,车走到一半,不得不折返回去。

从4月1日到5月9号,我曾经几次联系老家所在的居委会,申请返乡。老家那边没有问题,但是在上海居住的小区因为无法开具返乡证明,只能作罢。

5月9日,我再次联系老家的居委会,报备自己所在小区是防范区且7天无阳性感染者后,开具了接收证明。然后,我又联系了上海居住地的居委会,开具了返乡证明,签署了离沪承诺书。提前做好核酸检测及抗原检测,确保48小时核酸阴性和24小时抗原阴性。

5月10日一早8点多,我就自驾开启了返乡之路。车子开出小区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很美妙的。到了高速入口,工作人员检查了相关材料,仅用时3分钟就放行。按照导航,上午10点,抵达昆山境内高速,检查非常严格。12点左右,到了南京收费站,排队半小时,工作人员看到沪牌后,要求自己前往栖霞山大桥(四桥)服务区,从那里导航回老家。

抵达以后,才发现服务区关闭,但是可以加油。加油过程中,我被要求不能放下车窗,全程用手指比划加上了油。一路上,车不多,大部分都是货车。路上遇到的服务区要么关闭,要么不允许沪牌车进入,自己上厕所也被拒绝。

靠着两罐红牛和4个小面包,下午4点多,我开始进入山东境内高速。在泰安高速服务区,工作人员并没有阻止沪牌车进入,还允许我买了东西,上了厕所。

下午8点,我终于抵达了德州夏津。下高速之后,工作人员检查了我的相关证明。随后,我被闭环转运到了集中隔离点,开始了集中隔离生活。

返乡之前,我就打听了老家的相关政策。将企业搬回老家,还可以享受到房租、税收优惠政策。我准备隔离结束后,就开始注册新公司,准备前期的工作,等上海解封后,员工也会回来,这样我们的网店又能重新开业运转了。

这一次,我就准备在老家创业了。

提前一天半出发,骑行近10个小时抵达高铁站

返乡人物二:久久 安徽人 餐饮行业从业者

2022年的春节,久久工作的餐厅生意火爆,他没有回家过年。本来想3月份回安徽老家看看,顺便验收老家买的房子。谁知,一轮疫情,让这一切延后。在上海金山区封控近50天后,久久准备回家了。

在得到老家街道开具的接收证明以后,他提前一天半,骑车近10个小时,抵达上海虹桥高铁站。在临时安置点度过一夜后,他穿着防护服,全程没吃没喝,一路回到了家乡。疫情过后,他准备在老家开个饭店……

%title插图%num

以下是他的自述:

从3月28日开始,自己所在的浦东地区开始封控,自己一直在公司宿舍里隔离,这期间一直没有收入。除了生计问题,离沪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老家之前买的房子要交房,自己要赶回去验收。

由于金山区属于上海社会面清零较早的区,我居住的地方也早早划为了防范区。提前三天给老家报备后,我开始抢回宿州的火车票。虽然没抢到直达车票,只抢到了上海到合肥,再由合肥到宿州的车票,全程4个多小时,我已经很满意了。

票面出发时间是5月17日中午12点多。考虑到疫情期间没有交通工具,加上突发情况较多,5月15日下午5点多,我就骑着共享单车从金山往上海虹桥高铁站出发,一路上骑骑停停,好几个路口都检查了返乡证明和核酸阴性证明,16日凌晨2点多,我抵达了虹桥高铁站。

%title插图%num

站在高铁站进站口,虽然进不去,但是心里很激动。由于提前一天抵达,我就在高铁站附近转了下,出发层和高架桥下都有不少准备返乡的人,大家都是提前到达车站。

5月16日,在虹桥站外候车的我被通知可凭借第二天的车票,前往一个临时安置点休息,里面有热水、插座,那天晚上,我就在安置点度过了一夜。当天,我还在高铁站附近的核酸检测点,做了核酸。

17日凌晨5点,我就从安置点出来了,8点多,我开始检票进站,整个进站过程中检查了3次健康码和核酸阴性证明,终于我进了候车室。由于担心感染,我穿了全套的防护服,全程没吃没喝,也没有上厕所。中午12点多,高铁发动,此后一路畅行,在合肥经过单独通道中转后,我直接到了宿州,然后前往集中隔离点,开始了“7+7”隔离。

隔离结束后,我准备在老家开个饭店。不过,餐饮行业受疫情影响很大,也不排除上海疫情解封后,会再回上海打拼几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日 14:05
下一篇 2022年6月2日 14:0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