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交换夫妻(换夫妻不题撰人)

原创 茨园 茨园笑聊

梦见交换夫妻(换夫妻不题撰人)

阳光明媚的早晨,院子里有只喜鹊叽叽喳喳叫着,吕白兄弟睁开双眼却又是摇头又是叹息的,躺在他身边的小秋妹子好奇地问道:“喂,咋了么你?”吕白兄弟苦苦一笑说:“嗯,刚做了个梦,又娶了个老婆呢!”

像这种极度隐私的事儿,如果是我“做”了,可以私下跟朋友悄悄地说,可以独自嘿嘿地偷乐,但宁可被我家老婆乱棍打死,无论如何我也不敢向她汇报的。不过,吕白兄弟和小秋妹子是传说中琴瑟甚笃的和谐夫妻,据说他们有啥话总是小胡同里赶猪那样直来直去的。然而听了这话,小秋妹子的脸色刷就变了,恨恨地说:“哼,心里想什么才能梦见什么!你不用跟我解释,你想再娶就再娶,老娘决不缠着你!”“你不要唠叨个没完没了好不好?我的梦还没说完呢!”吕白恨恨地瞪了小秋一眼,接着说:“人倒是蛮年轻漂亮,可就是跟你一样唠叨起来没完没了,所以,我一想到这些就对她没兴趣了呢!”小秋妹子一愣,嘿嘿就笑了:“现在你该知道了吧?女人都这样呢!”“可不是么!”吕白兄弟随声附和一句,目光深邃地凝视着远方,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满是郁闷。

随后一天傍晚,小秋妹子敲开了我家的门,开门见山地问:“哥,昨晚是不是你又叫吕白一起喝酒了?”我和吕白是酒友不错,但并不是逢酒摊儿就在一起的。所以,我一愣怔就回过了神儿:肯定是吕白在外面玩了什么猫腻,不方便跟小秋妹子说,所以就扯谎说跟我在一起了。

面对朋友的信任,咱不能不够朋友不是?我这么想着,忙说:“是啊是啊。”“你确定?”小秋妹子冷冷地又问。“当然,我俩玩到很晚他才走的呢!”灵机一动的,我心想既然她这么问,吕白兄弟昨晚肯定很晚才回的呢。“那好,你赔偿我损失!”小秋妹子忽说。“啥、啥损失?”我一惊,莫名其妙地问。“我们家电视、冰箱被他砸得砸、摔得摔,就连空调里的氟里昂都被放了呢!”她说。

“这、这……”不由我吞吐。想想,吕白兄弟把他家电视、冰箱摔摔砸砸的倒也可信,但趴到窗外放空调氟里昂的事儿还真没听说过。“这、这……似乎、似乎跟我无关吧?”我仍吞吐着说。“当然有关!”小秋妹子咄咄逼人地说,“如果你不叫他喝那么多,会出这种事儿么?”

逻辑是成立的,“赔偿要求”让我狂晕。但事情既然发展到这种地步,我想改口也来不及不是?所以,说着“让我考虑考虑”,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小秋妹子,我便把电话打给了吕白,恼恼地说:“兄弟,想着替你圆场呢,没想自己倒惹了恁大事儿!你说,我该咋办?”吕白兄弟半晌无语,忽就幽幽地说:“唉,哥,你是不知道啊,我做梦都想着换个老婆呢!”

接下来,是我愣愣的,半晌无语。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04:00
下一篇 2022年6月8日 04:0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