漯河枪杀案(漯河市抓到的嫌犯)

漯河沦陷 日军罪行累累

1944年,抗日战争胜利在望。不甘心失败的日本侵略者为防止本土遭受空袭,挽救其入侵东南亚的侵略军,决定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建立一条贯通中国大陆到印度支那的交通线,打击国民党军队的主力,集中兵力发动了豫湘桂战役。

河南战役(又称中原战役或豫中会战)是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的第一个阶段。1944年4月18日,日军先后投入兵力近十万人,在其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的指挥下,向河南正面战场发动了进攻,河南战役爆发。国民党军队腐化堕落、兵无斗志,在日军的进攻下一触即溃。5月25日,洛阳沦陷,历时37天的河南战役结束,4万多平方公里国土沦于敌手。

漯河是平汉铁路线南段重镇,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汤恩伯在此驻有重兵。1944年5月1日,南犯日军攻陷许昌后,其主力向西迂回,插到汤恩伯主力之侧背,配合自密县向西南进犯的日军第一一○师团等部围击汤部。日军第二十七师团继续沿平汉线南犯,5月2日,临颍被日军占领,国民党临颍县长阎受典弃城而逃。5月4日,日军一部侵入郾城东北的五里庙村。5日,日军击溃了国民党第八十九军新编第一师,攻陷了漯河、郾城。10日,日军一部攻入舞阳县城,国民党县长刘馨吾逃至南部山区,漯河地区至此全部沦陷。

漯河沦陷后,日本北支那派遣军二九一七部队第九十一师团驻扎此地。他们为把漯河建成一个集军、政、财经、枪械、弹药、粮秣为一体的集中点,作为南下侵略的后方基地,相继安下了一批军政财物机关。一些土匪、汉奸乘机伙同日军、维持会、皇协军、绥靖军杀人越货,抢劫掳掠,横行乡里。

1944年5月2日,日军侵占临颍后即建立了军政部和维持会。在其军营,日军设置惨无人道的人牢、活埋井,大肆摧残无辜;把汉奸们抢来的女子关在“御料理”里残酷蹂躏;还强迫农民种植大烟,毒害人民群众。据不完全统计,日伪在临颍共打死农民2350人,逼死12333人;奸淫妇女2139人,致死80人。

5月4日,日军与驻在郾城小沟张村的国民党某部卫队交火激战,战斗持续一夜。黎明时,卫队溃逃,日军进村后横冲直撞,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日军在这个仅有14户人家的小村庄里制造的屠杀大血案令人触目惊心。除死于战场的国民党官兵外,被日军直接杀死的无辜群众达101人,其中外乡民工80人,本村村民15人,被抓来的小夫和来村探亲的6人。日军还毁坏房屋12间、各种家具无数,整个村庄几乎成了一片废墟。

在漯河市区,日军将国民党刚刚拼起的一个400名未能及时撤出的临时团队全部枪杀于母猪圈和河坡里。在市郊阎庄、干河陈村,日军先后屠杀、活埋30余人,烧房70余间。

农历五月十一,两名日军窜到郾城东北老应村奸淫妇女,其中一名被村民打死。第二天,一队日军开着卡车闯进村庄,放火烧掉了已收的2400多亩麦秧子和许多房屋。正当日军架起机枪准备对村民进行集体屠杀时,漫天大火招来了十几架飞机低空盘旋,日军见此才慌忙撤走,但整个村庄早已成为一片焦土。

日本侵略军占据舞阳县城后,日伪横行霸道,到处设卡抓人,或强逼做苦工,或以“探子”之名严刑拷打致死。在城西关魏秀家门口,他们一次就杀害9人。同年10月,日本侵略军从横山扫荡回来,在东黄村的一棵树下一次枪杀13人,其余的被送进医院做试验。

人民群众 自发展开斗争

日军的暴行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仇恨。他们有的参加抗日游击队,拿起武器,同日军进行武装斗争;有的为游击队送情报、当向导,截军车、抢军械,配合抗日;还有的自发行动起来,拿起棍棒和斧头同日军展开英勇搏斗,杀死失散之敌,涌现出了孤胆杀敌、父子斗寇、智杀日军的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

支天雷是郾城城内南后街青年,富有正义感,为人正直,办事果断。他听说日军的暴行后,非常气愤地说:“中国人被日本人糟蹋到这般地步,豁出命也得跟他们拼。拼掉一个够本,拼掉两个赚一个,哪能坐当亡国奴?”1944年6月的一个夜晚,支天雷怀揣一把利斧走出北门,寻找杀敌的机会。途经郾城北关遇一日军卡车正在爬坡,车上只有一个日军端着长枪呆若木鸡,枪上带着寒光闪闪的刺刀。支天雷见车慢敌少,正是为乡亲们报仇的机会,就纵身跃上汽车,举起斧头向日军砍去。日军手足无措,死于非命。驾驶室的司机刚一伸头外探,立刻也被砸得脑浆四溅。后来日军逮捕了支天雷,看他是个小青年,先是毒打威胁,后又利诱,支天雷丝毫不为所动。一个日军伸出大拇指对支天雷狞笑着说:“年轻人,你是中国人的这个,只要投靠大日本……”支天雷厉声喝道:“什么大日本,你们是小日本!今天杀掉我,再过20年还是你的好大爷!”6月23日,支天雷被押到刑场,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英勇就义。

一天,驻扎在临颍石桥的一个日军骑着高头大马,身背枪弹,气势汹汹地奔向马庙村。他们看见正在麦场上打麦的杨某之妻,遂兽性大发,下马抓住她,强行非礼。杨家兄弟目睹此状,手持钉耙乘其不备劈头盖脑将这一日军活活砸死,埋尸于麦垛中,躲过了搜查后,趁天黑把尸体抛入清潩河中。

日军侵占临颍后,在县城北大街路东(现妇幼保健院)建立了日伪权力机关——军政部,沟口右京任指导官,在临颍为祸四方。王曲村爱国青年李鼎新曾在西华杀死一名日本兵,得枪一支,回乡后发誓杀死沟口右京。他约定荆李村县立师范学生李大田、李书田,在王曲桥袭击了日军汽车;后在地下党员邢振亚支持下,同王岗乡朱庄李计卿、武功教师王西河及其他人员聚集西徐庄,商定寻找机会刺杀沟口右京,然后组成抗日游击武装,李鼎新当游击司令。后叛徒勾结县商会会长、汉奸黄锦章告密,日伪头目暗中指使徐庄人牵走农民牲口诬陷系李鼎新所为,将其抓捕送县定为“土匪”。李鼎新义正词严地反驳:“你们来侵略我们,你们才是大土匪!”不久,沟口右京以“土匪”罪名判李鼎新死刑,枪杀于县城南关东南角的沙坑里。

参考文献:

①《漯河革命史》,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版。

②《漯河市革命遗址通览》,中州古籍出版社2015年3月版。

③《沙颍河怒涛》,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11月版。

漯河日报全媒体记者 齐国霞 特邀顾问 刘志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07:01
下一篇 2022年6月8日 07:0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