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非洲联姻事件失实的原因(中国与非洲联姻是怎么回事)

陈洁如是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之前的夫人,也是继原配毛福梅和侧室姚诒诚之后的又一伴侣。

陈洁如原籍苏州,自幼居住上海,受过中等教育。

据《陈洁如回忆录》说,蒋介石遇到陈洁如是在张静江家中。因为陈洁如的好友朱逸民嫁给张静江做续弦,陈洁如常常去看望她。1919年暑假的一天,孙中山和蒋介石、戴季陶看望张静江,在张府陈洁如首次遇到蒋介石。陈洁如当时才13岁。蒋介石对陈洁如很感兴趣,在张家大门口等着陈洁如并要陈的地址以便去看望她。陈洁如故意说错自己的地址,但蒋是个有心计的人,居然找到了陈的家。在陈洁如母亲的干预下,蒋介石没能和陈洁如交上朋友。

但是,蒋介石并没有放弃,经过死缠烂打似的追求,并最终以一句“我定将用我的鲜血,为你写下一张永爱不休的誓书。”打动了14岁陈洁如的少女心。陈洁如15岁时与时年34岁的蒋介石结婚。

蒋介石与陈洁如结合时,即无金钱更无社会地位可言,而十几岁的陈洁如冲破家庭阻力与而立之年的蒋介石结合,一方面源于蒋介石追求手段之高明,另一方面源于陈洁如心性单纯与善良。

陈洁如与蒋介石共同度过了六年多的美好时光,随着蒋介石被宋美龄的气质所倾倒,更是出于蒋、宋联姻的政治考量,蒋、陈的婚姻产生了动摇。

%title插图%num

1927年8月,蒋介石东渡日本拜见宋美龄母亲为与宋的婚事做最后努力,临行前,蒋单独来到陈洁如母亲家,以作告别。蒋让陈与张静江女儿一起去美国。陈洁如开始不答应,蒋苦苦恳求。

在陈洁如母亲的斡旋下,蒋介石发誓以5年为限,必定恢复与陈洁如的婚姻关系,否则天打雷劈,放逐海外——–。就这样,蒋介石为了政治目的,以誓言做敷衍、中断了与陈洁如的婚姻,以便于其与宋美龄结为夫妻。

%title插图%num

1927年8月19日,陈洁如在张静江女儿黛瑞莎和海伦陪同下,乘杰克逊总统号轮船去美国。但当轮船航行在太平洋上,无线电广播了上海各报刊载的《蒋中正启事》:

“各同志对于中正家事,多有来函质疑者,因未及启蒙复,特此奉告如下———民国十年,原配毛氏与中正正式离婚。其他两氏,本无婚约,现在与中正脱离关系。现除家有二子孙,并无妻女。惟传闻失实,易滋淆惑,特此奉复。”

蒋介石的一纸“启事”,把蒋、陈的关系撇了个干干净净!

陈洁如意识到蒋介石的誓言不过是他的权宜之计,痛不欲生的陈洁如几次要跳海,均被护送者劝阻。

陈洁如与蒋介石离婚后,杜月笙曾送她一笔巨款。因此,她出国后,物质生活还过得去。

继蒋介石后,陈洁如终身未再嫁人,留美五年,苦修英文、养蜂和园艺,并从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获得硕士学位。

1933年,陈洁如回到上海,与养女及家人生活在一起,她深居简出,闭门谢客,期间曾给蒋介石写过几封信,蒋介石曾拨付给她一笔生活费。

抗战爆发后,陈洁如辗转来到陪都重庆,蒋介石知晓后,将陈洁如安排在自己的好友、盟兄吴忠信的家里,蒋经常去探望继而旧情复燃。

久别14年后,两人瞒着宋美龄偷偷来往,鸳梦重温,再续前缘,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

%title插图%num

从蒋介石为陈洁如所做的一切来看,他对陈洁如从未绝情,他们的婚姻只是由于政治需要而中断。

蒋介石与陈洁如共同生活有六年多的时光,正值生育年龄的陈洁如却没能为蒋介石生下一男半女,实际上,蒋介石娶了宋美龄后,同样没有再生育的史实。陈洁如之前,蒋的侧室亦是如此。三位完全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前后与蒋介石生活了多年,却都没有诞下后辈,原因何在?

关于此话题,陈洁如在其回忆录中给出了答案!

现转载如下:

蒋介石与我此生均不能生育,作为蜜月旅行的第二部分,我们游览了苏州,回上海之后,我发现身上出了疹子。我试用各种油膏檫抹,不但无效,而且越来越糟。后来,突然发现腿上也出现疹块,手腕按脉处也出现两块红疤。它们虽不痒,但看起来很不好,我很发愁,我一生从未得过这种病。

介石带我去看他的朋友李大夫。他是德国留学生,专精细菌学和性病。李大夫取了介石和我的血做瓦塞尔曼氏反应检查(梅毒血清诊断法)。等了令人心烦的日子,这位血清专家宣布我们的血有阳性反应。

我一听到这个坏消息,发了疯似的,立刻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冲出诊所,坐上一辆出租汽车到我母亲家。

“噢,妈妈。”我哭诉着,“我得了花柳病。是大夫告诉我的。看看我这些毛病。”

不到半小时,介石来了,解释说这病是轻度的,用六零六针药可以痊愈,这是他自己的旧毛病,传给我了。

母亲痛骂了介石半小时。他承认了他的“罪恶”。

“我再也不同你在一起了。”我哭喊着,“你是个坏东西,我要跟你离婚。”

“我怎样才能使你相信我要真的悔罪呢?”他哀求着,低头站在那里,表情非常严肃阴沉,接着说:“只原谅我这一次,回到我的身边来。我向你发誓,为了悔过,永远不再沾一点酒。”

母亲拉着我的手说:“你要同他去大夫那里,赶紧去治,不可耽搁,最要紧的是把那个病从你的血中清洗干净。”

于是,那天黄昏,介石再带我去李大夫诊所治疗。在打针前,李大夫对介石说:“这是个不大好谈的话题,所以请让我和你的夫人单独谈谈,你可不可以在候诊室等一下?”介石出去以后,李大夫向我作了六零六注射,并说:“你打十次针,就可痊愈。我现在要坦白告诉你,淋病细菌已进入你的身体,说确切点,就是你的输卵巢,这可能使你不能怀孕。但是你的病是轻度的,只要继续坚持治疗,就不必担心。”

我走进候诊室轮到介石进入诊疗室了。他打过针后,李大夫告诉他:“你在结婚前,本应先完成以前的治疗,但你没有等待充分的时间以完全治愈,因而传染了你的夫人。从现在起,你必须继续坚持治疗以便康复。你原已患有副睾炎,这使你不能生育。今后你恐怕不可能再生育孩子了。”

为了表示悔悟,介石对我起誓,如我答应不离开他,从今以后,他不再喝所有烈性酒,普通酒以至茶和咖啡。“我愿终生只喝白开水。这是一种自我惩罚,你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吗?”

蒋介石终究为自己年轻时的风流付出了代价,但同时连累的还有作为夫妻的另一方:

不仅仅是陈洁如!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11:40
下一篇 2022年6月8日 11:4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