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经纪公司经营范围(明星经纪公司是干什么的)

艺人收入高,外表光鲜亮丽,但若艺人一旦与经纪公司发生嫌隙,艺人要么忍气吞声,默默承受演艺事业下滑、收入缩减的现状,要么与经纪公司解除合同,并支付巨额违约金,但是,有时艺人即使支付了巨额违约金还得忍气吞声地继续履行与经纪公司之间的合同。那么艺人面临这些问题的原因是什么呢?本文将结合杨洋、蒋劲夫、金晨、林更新等与经纪公司之间纠纷案例,探讨演艺经纪合同的性质、艺人对经纪合同的单方解除权,并提出演艺经纪合同的风险防控点。

一、艺人与经纪公司签订的合同性质

不同观点

观点一: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是委托合同

根据《民法典》第919条、第920条,委托合同是指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由受托人处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委托事务可以是一项或数项,也可约定为概括处理一切事务。受托人应当依据委托人的指示处理委托事务,相应法律后果由委托人自行承担,双方均享有任意解除权。

演艺经纪合同较为明显体现委托合同的表述,如:经纪公司有权以代理公司的名义,签署商业活动相关的法律文件….,可以理解为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为概括处理一切事务的委托合同。因此,演艺经纪合同就是委托合同。

观点二: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是行纪合同

根据《民法典》第951条、第952条,行纪合同是指行纪人以自己的名义为委托人从事贸易活动,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行纪人需为委托人的利益而为行纪行为,负有按照委托人的指示处理事务的义务。行纪人是对外合同的当事人,对该合同直接享有权利、承担义务。

演艺经纪合同较为明显体现行纪合同的表述,如:艺人授权经纪公司就开展艺人的商业活动签署相关协议,运用各种媒体和形式进行广告、宣传和开发,允许其他人以任何方式开发艺人或使用艺人作品和自传材料进行广告和宣传,行使艺人因表演而产生的知识产权…。该约定,可以理解为经纪公司经艺人授权,可以经纪公司的名义处理特定的财产性或非财产性权利的事务。因此,演艺经纪合同就是行纪合同。

观点三: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是中介合同

根据《民法典》第961条,中介合同是中介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通俗而言,中介人是交易合同双方当事人的“中间人”。

在演艺经纪业务中,当经纪公司促成艺人与品牌方的演出、代言等活动并订立合同时,就是一种中介活动。因此,演艺经纪合同就是中介合同。

观点四: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是劳动合同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劳动关系最明显的特征是从属性,包括组织上、经济上、业务上的从属性,即劳动者需服从用人单位的安排和管理,取得相应劳动报酬,劳动者的工作内容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演艺经纪行业大致可分为两种模式:一种是新人挖掘培养模式,另一种是已成名的艺人签约模式。新人挖掘培养模式下,艺人接受经纪公司的培养,遵守经纪公司的规章制度,按经纪公司安排休息休假,接受经纪公司支付的报酬,与劳动关系的特征相符,因此,演艺经纪合同就是劳动合同。

一锤定音——最高人民法院:演艺经纪合同是综合性质的合同

正合世纪公司与熊威、杨洋知识产权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在(2009)民申字第1203号民事判决书认为,演艺经纪合同是综合性质的合同,理由如下:

双方合同不仅包含关于演出安排的约定,还包含正合世纪公司对熊威、杨洋商业运作、包装、推广以及著作权使用许可等多方面内容,而且各部分内容相互联系、相互依存,构成双方完整的权利义务关系。合同关于演出安排的条款明确约定,熊威、杨洋负有服从正合世纪公司安排的“赢利性及非赢利性演艺、广告活动”的义务,熊威、杨洋的所有演艺活动均由正合世纪公司负责。

关于演出安排的条款既非代理性质也非行纪性质,而是综合性合同。割裂该部分条款与合同其他部分的关系,孤立地对该部分条款适用“单方解除”规则,有违合同权利义务的一致性、均衡性及公平性。

二、艺人是否有权单方解除演艺经纪合同?

艺人不具有委托代理合同、行纪合同下的任意解除权

正合世纪公司与熊威、杨洋知识产权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在(2009)民申字第1203号民事判决书已经认定演艺经纪合同是综合性合同,不是委托合同,也不是行纪合同。因此,艺人不能当然地依据《民法典》第九百三十三条的规定行使任意解除权。

北京新画面影业有限公司与窦骁表演合同纠纷案,(2013)高民终字第1164号判决书也认为:

演艺经纪合同具有居间、代理、行纪的综合属性,既非代理性质亦非行纪性质,而是具有各类型相结合的综合性合同,因此不能依据关于代理合同或行纪合同的规定由合同相对方单方行使解除权。在演艺行业中,相关从业人员(即艺人)的价值与其自身知名度、影响力紧密相关,经纪公司在艺人的初期培养、宣传以及知名度的积累上必然付出商业代价,同时艺人是否能够达到市场的影响力,存在不确定性,经纪公司在艺人的培养过程中存在一定风险。在艺人具有市场知名度后,若允许艺人行使单方解除权,将使经纪公司在此类合同的履行中处于不对等的合同地位,而且也违背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不利于演艺行业的整体运营秩序的建立,因此在演艺合同中单方解除权应当予以合理限制。

综上,艺人不能行使委托代理合同、行纪合同下的合同任意解除权。

艺人有权依据法定解除、约定解除行使合同单方解除权

根据《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二条、第五百六十三条,如演艺经纪合同中存在法定解除事由、约定解除事由时,艺人有权单方解除演艺经纪合同。

1、法定解除——以经纪公司构成根本违约为由主张单方解除合同

根据《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第(四)款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另一方有权解除合同。根据这条内容,如果经纪公司存在违约行为,致使艺人签订演艺经纪合同的目的落空,艺人有权解除演艺经纪合同。哪些情形属于可能使艺人签订演艺经纪合同的目的落空的情形呢?

(1) 经纪公司拒绝向艺人支付演艺收入

经纪公司以其自身名义与第三方签订演出合同、广告代言合同,并直接向第三方收取演艺收益,经纪公司收取收益后,应当按合同约定向艺人支付演艺收入。艺人从经纪公司获得演艺收入,是其签订演艺经纪合同的主要目的,如果经纪公司拒绝支付,艺人可以单方解除演艺经纪合同。

实践中,经纪公司确实会因各种因素出现迟延付款、未足额付款,但是迟延付款、未足额付款不等于拒绝付款,一般情况下,如果经纪公司在收到第三方合同款后的合理期间内进行了付款,不会被认定为违约。但是何谓“合理时间”,司法实践上,依赖于法官的自由裁量。

很多案例中,由于演艺经纪合同期限长,即使经纪公司出现一定的迟延付款行为,人民法院也不会支持艺人将其作为行使单方解除合同权的依据。如,蒋劲夫与天津唐人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2015)朝民(商)初字第43905号判决书认为,唐人影视公司虽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存在履行迟延,但违约情节较为轻微,亦未影响蒋劲夫获取演艺报酬,蒋劲夫关于获取演艺活动报酬的合同目的已经充分实现,蒋劲夫不能以此为由行使合同单方解除权。

(2) 经纪公司未能向艺人提供足够的演艺机会

提供演艺机会,是经纪公司在演艺经纪合同下的核心义务,是艺人与经纪公司签约的基本目的。如果经纪公司不能履行该项义务,艺人可以单方解除演艺经纪合同。

但是,艺人的价值与其知名度、影响力有关,一般演艺经纪合同都会约定经纪公司有权根据艺人的知名度、影响力决定艺人的演艺安排,因此,如何界定经纪公司是否向艺人提供足够的演绎机会,比较难认定,双方也容易因此产生纠纷。因此,在合同未约定“足够的演绎机会”的认定指标的情况下,艺人以经纪公司未能向艺人提供足够的演艺机会为由要求单方解除演艺经纪合同,很难得到法院支持。

如,金晨与天津唐人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2017)京0105民初20698号判决书认为,金晨于2015年至2016年期间,每年均拍摄四部以上由唐人影视公司安排参演的电视剧或电影以及其他综艺或推广活动,虽然唐人影视公司对于金晨选择的角色有不同意的情形,但唐人影视公司系出于对金晨长久发展的考虑而不同意,金晨主张唐人影视公司未提供充足的演艺机会、拦截其工作机会,与事实不符,金晨不能以此为由主张单方解除演艺经纪合同。

2、丧失信任解除——以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丧失信任为由主张单方解除合同

如前所述,演艺经纪合同是综合性的合同,但是其中包含了委托合同、行纪合同、劳动合同等内容,具有较强的人身依附性,需要艺人与经纪公司相互信任才能有效履行。司法实践中,艺人能否以双方丧失信任基础为由解除合同,存在一定争议。

支持艺人以双方丧失信任基础为由解除合同

如,在林更新与唐人影视合同纠纷案,(2013)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2086号判决书认为,基于艺人解除合同的意愿,考虑到涉案合同本应建立在诚实信用、自愿公平的基础上,才有利于经纪公司和艺人的共同发展。考虑到双方在履行涉案合同过程中已产生了诸多矛盾,已缺乏继续合作的信赖基础,因此判决涉案合同解除。

不支持艺人以双方丧失信任基础为由解除合同

如,上海盛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孙信宏服务合同纠纷案,(2016)沪01民终13315号判决书认为,孙信宏与盛星公司的矛盾主要在于孙信宏对经纪人能力表示不满,孙信宏与盛星公司之间并无实质性矛盾,且盛星公司亦表示要为孙信宏重新聘请新的经纪人,孙信宏与盛星公司就涉案合同仍有继续履行的基础,因此,不支持涉案合同解除。

又如,金晨与天津唐人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2017)京03民终12739号判决书认为,金晨与唐人影视公司虽然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分歧,但上述分歧并非不可调和之矛盾,唐人影视公司表示愿意继续履行合同,且在进行诉讼后,双方仍在陆续合作开展金晨的演艺工作,双方作为商业活动的经济利益共同体,亦可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信任关系并实现合同的根本目的。因此,不支持涉案合同解除。

从以上内容看出,各地法院对艺人能否以其与经纪公司之间相互丧失信任为由要求单方解除合同的判决不一致,更多是考虑经纪公司与艺人之间的利益平衡。如果允许艺人以丧失信任基础为由随意解除其与经纪公司之间的演艺经纪合同,不仅将导致经纪公司对艺人的投资落空,而且会加剧经纪公司之间恶意竞争,不利于整个娱乐行业的发展。

3、约定解除——以合同约定的解除事由主张单方解除合同

如上所述,演艺经纪合同中如果没有明确约定艺人可单方解除演艺经纪合同的具体情形,艺人很难依据法定事由单方解除合同。

因此,艺人在与经纪公司签订合同时,可以协商在合同中明确约定艺人有权解除经纪合同的具体事由,比如经纪公司逾期支付演艺费达到多少天、未足额支付的演艺费达到多少金额、为艺人安排的商业活动场地没有达到多少数量、为艺人安排的演艺机会未达到多少数量等等,一旦满足相应条款,艺人按合同约定行使单方解除权,一般比较容易得到法院的支持。

如,北京颁德文化经纪有限公司与刘虎合同纠纷案,(2016)京03民终5196号判决书认为,双方在《全约演艺经纪合同》明确约定,颁德公司应保证安排刘虎每年参加影视剧拍摄戏量不低于签约前拍摄戏量,并逐步提升其工作机会及质量。刘虎在2011年、2012年、2013年平均每年的拍摄戏量在每年68集左右,而在刘虎与颁德公司签约之后,颁德公司没有完成合同载明的每年剧集量,未能够为刘虎创造上述机会,已经构成根本性违约,判令双方之间的合同解除。

根据上述内容,如果演艺经纪合同没有明确约定艺人单方解除合同的具体事由或约定较为模糊,艺人单方解除合同很难得到法院支持,但是,如果《演艺经纪合同》约定了硬性指标,艺人能够举证说明该硬性指标未能满足,则其解除合同的主张容易得到法院的支持。

因此,艺人如果不想被困于被经纪公司控制而又有志难伸的局面,需要在签订演艺经纪合同时,谨慎审查合同,并尽可能与经纪公司协商,要求在经纪合同中增加艺人可单方解除演艺经纪合同的具体事由。

三、艺人应如何审查演艺经纪合同?

审查要点1:独家条款

“独家条款“,在演艺经纪合同中体现为“艺人不得未经经纪公司同意擅自与任何第三方就经纪合同所涉范围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亦不得未经经纪公司同意擅自向第三方提供演艺服务”。此条款,严重限制了艺人的演艺发展空间,使得艺人无法自行或第三方合作获得演艺项目,一旦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出现嫌隙,艺人的演艺事业将受严重影响。

因此,对于演艺经纪合同中的“独家条款“,建议协商删除,且明确约定艺人有权自行或通过与其他第三方合作获得演艺项目,如艺人自行获得演艺项目,经纪公司应尽本合同项下同等的勤勉义务,按本合同约定为艺人提供同等服务。

审查要点2:全权条款

“全权条款”是指经纪公司在安排、洽谈签约艺人一切演艺事项上有绝对的决策权。在演艺经纪合同中体现为“未经经纪公司同意,艺人不得自行行使或处置相关权利、进行业务安排;艺人授权经纪公司全权代表艺人与第三方签订相关商业合作协议,艺人应履行第三方协议中的艺人义务;经纪公司代艺人收取全部报酬,收取后再按演艺经纪合同约定向艺人支付报酬”。

“全权条款”,剥夺了艺人对特定商业活动的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如经纪公司为了追求商业利益的最大化,不顾艺人发展规划、身体健康,肆意安排并逼迫艺人参加商业活动,对艺人非常不利。而且,因为艺人对第三方费用支付情况不知情,艺人可能无法足额获得其应得的报酬。

演艺经纪合同中的“全权条款” ,经纪公司为了规范管理的需要一般是不能删除的,但是,艺人可以通过协商增加“全权条款”的附加条件。如对出演角色类型、代言品牌、商务活动类型、休息时间、演艺内容等进行明确约定,如经纪公司安排的演艺活动不符合约定,艺人有权拒绝且无需承担违约责任。

另外,为了保障艺人对第三方签约情况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可以在合同中明确约定所有与艺人相关的与第三方签署的法律文件均由艺人本人或书面授权的代理人签字后生效。

审查要点3:合作期限

演艺经纪合同的期限至少3年,有的合同还约定了合同到期后的优先续约条款、自动续约条款。由此,艺人的演艺生涯被经纪公司长期套牢,一旦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出现嫌隙,又无法解除合同的情况下,艺人的演艺事业较难有大发展。

因此,对于演艺经纪合同中优先续约条款、自动续约条款,建议协商删除,且明确约定合同到期后,如双方需继续合同,由双方在合同到期前1个月内协商,不能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则经纪合同期满终止。

审查要点4:演艺活动的数量及质量

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的合同是综合性质的合同,艺人的收入、艺人的职业发展与其参与的商业活动的数量、质量密切相关,一旦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出现嫌隙,艺人的收入、职业生涯将受到严重影响。

因此,作为艺人,需在经纪合同中明确约定经纪公司在特定周期内应为其安排的商业活动的最低数量、及参加的商业活动最低规格,如经纪公司安排的商业活动不符合约定,视为经纪公司违约,艺人有权解除合同。另外,为了基本生活保障,可以要求经纪公司每月支付一定数额的保底报酬,如有商业活动,另行计算提成收入。

审查要点5:违约责任条款

演艺经纪合同中的违约责任条款,对艺人来说,存在的问题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合同未约定经纪公司的违约责任;二是约定的经纪公司的违约责任非常概括,如发生纠纷,艺人需要举证证明其遭受的损失;三是对艺人违约设置的违约责任、解约责任非常重,动辄上千万,导致艺人即使发展不好,也不敢提出解约。

因此,建议在演艺经纪合同中明确约定艺人、经纪公司的合同义务,并约定各方违反各项合同义务时的违约金数额、计算方式、计算依据等。

审查要点7:合同解除权

演艺经纪合同是综合性质的合同,艺人不享有任意单方解除权。且如前所述,艺人以经纪公司根本违约、双方丧失信任违约主张解除合同比较难以得到法院支持,如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艺人单方解除合同的事由,对艺人而言,经纪合同就如同卖身契,一旦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出现嫌隙,也只能忍气吞声。

因此,建议在演艺经纪合同中明确约定艺人单方解除合同的情形。比如约定,经纪公司为艺人安排演艺活动未达多少场、延迟向艺人支付报酬超过多少天、未足额支付的报酬达到多少金额、安排的演艺活动涉嫌违反公序良俗或损害艺人身体健康,艺人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且艺人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及损失赔偿责任。

审查要点8:争议解决方式

艺人与经纪公司发生纠纷,如通过诉讼解决,裁判文书将向社会公开。艺人作为公众人物,对其公众形象的维护非常不利,而仲裁裁决是不向社会公开的。

因此,考虑到艺人公众形象的维护,建议在演艺经纪合同将争议解决方式约定为仲裁,降低法律纠纷对艺人未来发展的负面影响。

综上所述,艺人应提高自身的法律意识,在签约前做好合同审查,尤其应对独家条款、全权条款、违约责任、合同解除权、争议解决方式等条款予以重点关注,避免自己陷入演艺事业发展受限、但也不敢贸然解除合同的局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3日 21:30
下一篇 2022年8月3日 21:3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