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奈是我的(奈奈啥意思)

根据唐七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改编

镜头: 1

室外: 九重天-洗梧宫-一揽芳华-院子-白天

人物: 白浅、奈奈

白浅:夜华喜欢桃花啊?

奈奈:是我家娘娘喜欢桃花,太子殿下就种了一院子的桃花。

白浅:你家娘娘(微笑)可是素素?

奈奈:(看着白浅)上神也知道我家娘娘?

白浅:屡有耳闻,你倒是说说。

奈奈:我家娘娘本就是凡人,太子殿下的女人,生下小天孙便离开了,小天孙是由奴婢带大的。

白浅:夜华怎么会对凡人动心?(疑惑)

奈奈:奴婢不知,太子殿下是真的爱我家娘娘。

白浅:(哼)团子的娘亲不在了,怎么不让素锦那侧妃来照顾团子?

奈奈:我家娘娘就是被素锦娘娘害的。

白浅:(看戏的样子)这话怎么说?

奈奈:太子殿下虽有一侧妃,但太子殿下并不喜欢。

白浅:(奇怪的眼神)不喜欢还娶进洗梧宫啊?

奈奈:(撇一下嘴)就在我家娘娘走了之后,素锦娘娘献了结魄灯,让天君赐婚。我家娘娘还在的时候就被她欺负,她的眼睛还是我家娘娘的。

白浅:她的眼睛怎么会是你家娘娘的?(疑惑)

奈奈:(掩盖伤心)素锦娘娘污蔑我家娘娘推她入诛仙台,伤了眼睛,我家娘娘赔了眼睛,伤心欲绝才走的。

白浅:那素锦看起来不像坏的。

奈奈:上神看不出,没什么。

白浅:她走后,就你一个人照顾团子,辛苦吧?(叹气)

奈奈:(摇头)不苦,只是苦了太子殿下和小天孙。

白浅:(微笑)团子被你和夜华调教如此听话,不错,不错。

奈奈:上神怎么想起问我家娘娘了?

白浅:想起便问了问。为何你见我第一眼就将我认作你家娘娘?

奈奈:(跪下)是奈奈冒犯上神了,还请上神赎罪。

白浅:(拉奈奈起来)好了,你无意冒犯。为何将我认作夜华仙逝的夫人?

奈奈:(起来)上神与我家娘娘长的很相似,简直一般无二。

白浅:(笑了下,细声细语)难怪东海夜华君会将我认错。

奈奈:上神说什么?

白浅:(随便指了指)你带我在这洗梧宫走走吧。

奈奈:是。

镜头: 2

室内: 凡间-皇宫-皇上寝宫-寝殿-白天

人物: 皇后、皇上、陈淑妃

皇后:(倒了杯茶)陛下,手里的茶凉了,换杯新茶吧。

皇上:不必了,这茶还没凉多少。

皇后:臣妾扶陛下到桌前坐一会吧。

皇上:也好。

皇后扶着皇上坐到书桌前

陈淑妃端着糕点走了进来

陈淑妃:(行礼)臣妾见过陛下。

皇上:(看着陈淑妃)陈淑妃,你怎么来了?

陈淑妃:(把糕点放在桌上)臣妾想着陛下会想吃臣妾做的点心,就做了一份送过来,皇后娘娘也在啊。

皇后:(阴阳怪气)陈淑妃很懂陛下的心思,陛下想什么都知道,莫非有眼线不成。

陈淑妃:臣妾怎么会有眼线在陛下这里呢,皇后娘娘一定是弄错了。

皇后:陈淑妃以为不说,就没有了吗。

皇上:你们都别说了,皇后,朕已经好了,你先回去。

皇后心有不甘地瞪了陈淑妃一眼

皇后:(行礼)臣妾先行告退。

陈淑妃:臣妾给陛下做了桂花糕,陛下喜欢吃桂花糕,可要多吃一点。

皇上:(盯着陈淑妃)九儿怎么知道朕喜欢这桂花香?

陈淑妃:臣妾怎会不知呢,臣妾跟在陛下身边不是一天两天了,陛下喜欢的东西,臣妾多少知道一点。陛下尝一尝,若是不好吃,臣妾日后不做就是。

皇上:(拿起一块糕点)九儿做的糕点,朕都喜欢。

陈淑妃:(害羞)陛下不要夸臣妾了。

皇上:(吃糕点)九儿用早膳了吗?

陈淑妃:臣妾用过早膳了。

皇上:(打了个喷嚏)九儿做的,自己也尝一尝吧。

陈淑妃:(把手帕递给皇上)陛下是着凉了吗?

皇上:朕已经好多了,留在朕这里用午膳。

陈淑妃:陛下明日想吃什么糕点,臣妾为陛下准备。

皇上:九儿,到朕身边坐。

陈淑妃:这不大好。

皇上:(看着陈淑妃)朕要你过来坐就过来。

陈淑妃:是。

皇上:九儿,陪朕下盘棋。

陈淑妃:(看着皇上)臣妾不懂得下棋。

皇上:朕同你说就是。

陈淑妃:臣妾还是给陛下打盆水来洗漱吧。

镜头: 4

室内: 九重天-洗梧宫-一览繁华-白天

人物: 奈奈、阿离、白浅

白浅还躺在被窝里睡懒觉,奈奈就抱着阿离冲了进来

奈奈:(把阿离放在床上)上神。

白浅:(迷迷糊糊醒来)奈奈。

奈奈:(看着白浅)奴婢打扰上神了。

白浅:(坐起来)反正我都醒了。怎么了?

奈奈:上神说小殿下醉两三个时辰就会醒,这都好几个时辰了,一夜都未醒。

白浅:看样子快醒了,醉酒之后要清淡,你去熬碗粥来。

奈奈:奴婢这就去。

白浅守着阿离,奈奈前去熬粥

奈奈:(端着粥来)上神。

白浅:团子是没那么快醒了,真是辛苦你熬了这碗粥。

奈奈:不辛苦。上神还未用早膳,就吃了这碗粥吧。

白浅:也好。我不在一揽芳华的时候,你好好看着阿离。

奈奈:奴婢一定会好好看着小殿下的。

白浅掀开被子

镜头: 4

室内: 昆仑虚-正厅-白天

人物: 墨渊、东华帝君、天君、折颜

折颜来到昆仑虚,想着和墨渊商议与鬼族一战

天君:(看向墨渊)墨渊上神与摇光上神之间。

墨渊:(冷淡)已是过去,天君就不要提及了。

天君:那日墨渊上神和瑶光上神打上这么一架,竟是为了司音。

折颜:(惊了一下)竟有此事。天君此番前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

天君:不错,本君确有要事。鬼界擎苍早已不满天族,现在正操兵练兵,一旦擎苍骑兵造反,势必连累四海八荒。

折颜:我一向都不过问天族和鬼族的恩怨,倘若真是一战,我是不会出战。

天君:墨渊上神有何对策?

墨渊:(喝茶)天君又是怎么想的?

天君:一万天兵如何?(声音沉着)

墨渊:天君派上一万天兵,昆仑虚有阵法图在,擎苍起兵造反,要破不了昆仑虚阵法,便不会危及四海八荒。

东华帝君:(喝茶)四海八荒太平之时,折颜曾将法器伏羲琴封印在昆仑虚。

折颜:(看向东华帝君)我是将伏羲琴封印在昆仑虚,只是伏羲琴被封印已久,还不知能不能用。

天君:还请折颜上神想想清楚,有了折颜上神出战,天族就多了一分胜算。

折颜:(喝茶)天君不用再劝了,我既已不问世事,就不会出战。数十万年来,天族和鬼族都是和平共处,这一任鬼君野心大得很,怎会就此甘心服了天族。

天君:(不高兴)那该怎么办啊?

东华帝君:墨渊带领数万天兵对付擎苍,折颜你的法器伏羲琴只要无碍,一并用上。

折颜:(冷淡)数十万不曾动过伏羲琴,只怕不能再用。

东华帝君:(劝说折颜)折颜的法力不在墨渊之下,何不出手?

折颜:到时我只管出战便是。

天君和墨渊说了几句,随后就离开了昆仑虚

镜头: 5

室内: 九重天-洗梧宫-一揽芳华-白天

人物: 阿离、奈奈、白浅

阿离躺在床上睡着

白浅醒来站在床前

奈奈:(端着一碗粥进来)小殿下还未醒来啊。

白浅:(帮阿离收拾收拾)团子今日也确然没有那么早醒过来,自然够不上受用这碗粥了,只是你费心白做了。

奈奈:(微微一笑)不会白做,小殿下享用不了,上神可以享用。

白浅:(怅然唏嘘了两声)这些年照顾团子你是费心费力了。

奈奈:奴婢全是为了我家娘娘。小殿下尚未醒过来,这粥凉了也不好,上神还未用早膳吧,若不嫌弃,且请上神尝一尝奴婢的手艺。

白浅:(看着奈奈)闻起来挺香,你是用心,团子你先看着,我用了早膳再守着。

奈奈:(行礼)是,奴婢一直守着吧。

镜头: 6

室外: 九重天-洗梧宫-一揽芳华-院子-白天

人物: 素锦、奈奈

素锦走了进来

奈奈:(行礼,拦住素锦)娘娘不能进入。

素锦:你不过是个奴婢,也妄想拦住本宫吗?

奈奈:娘娘真的不能进。

素锦:今日一早我便受了神圣不可侵犯的仙气指引,到了一揽芳华,见一见这位上神,再见一见小天孙。

奈奈:(死死拦住)君上说过,不许娘娘踏入一揽芳华,不许娘娘见小殿下。

素锦:见一见上神,一面而已。

奈奈:娘娘请先回吧,娘娘回吧。

素锦一脸不高兴地走出一揽芳华

镜头: 7

室外: 九重天-一路-白天

人物: 领路仙娥、白浅

领路仙娥一路领着白浅走到一半,议论了起来

领路仙娥甲:(嚼舌根)那东海上来的缪清,我当初一见她,便晓得她是个不安分的,昨夜果然出事了。

领路仙娥乙:(使了个眼色)也不知道她到底犯了什么事,我去问问了昨夜提君上当值的仙娥姐姐,她怎么也不愿说,还将我骂了一顿。

领路仙娥甲:想来想去是桩很见不得人的事,才将君上引得一定要将那缪清赶下东海去。却听说昨夜我们娘娘还去为那缪清求了情,在君上的寝殿里跪了半夜。

领路仙娥乙:(感叹了一声)娘娘这又是何必呢,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家娘娘真是位万中无一的娘娘,人长得美,性子也和顺,却不知道君上为什么瞧不上她。我分到娘娘殿中以来,还从未见君上来探过一回娘娘。便是上回北海那条巴蛇养出来的那位不像样的少爷搅出来的那样一桩不像样的事,天君都震怒了,却听说沣枨姐姐奔去书房将这事报给君上时,君上连眼皮也没抬。

领路仙娥甲:(同感叹)虽说这不是我们做奴婢的该计较的,可娘娘毕竟是君上的侧妃,君上却像洗梧宫中根本没有住着娘娘这个人似的,忒凉薄了些,娘娘不容易,真是不容易。

领路仙娥丙:(跟着说了起来)君上如今是被青丘那位九尾狐的上神迷了魂道,我听说九尾狐这个仙族惯于迷惑人。那位上神将来还会是君上的正妃,如今她同君上还未成婚,已经将君上缠得这样紧了,不知成了婚后却是番什么样的形容。几个月前君上就被她缠得一直住在青丘,娘娘怕君上耽于私情儿将手上的正事荒废了,特意去了趟青丘,回来却被君上骂了。

领路仙娥甲:(亦感叹)哎,我们娘娘就是这样善良慈悲,将来怕要吃青丘那位上神的许多苦头。

领路仙娥乙:(小声了一点)你可听说,青丘的那位上神,像是已经有十四万岁了。

领路仙娥丙:(惊讶)竟有十四万岁了,这这这··· ···这不是老太婆了吗?足足比君上年长了九万岁,都可以做君上的奶奶了。她的脸皮竟能这么厚,虽说是同君上有过婚约的,但以这样的岁数霸着君上,也有点太那个了。

领路仙娥乙:(点头赞同)是啊是啊,老不知羞的,定是用法术迷惑了君上罢了,哎,只希望君上早日看清这位上神的面目,明白我们娘娘对他的一番痴心,回到娘娘的身边来。

白浅:(掩着扇子低声)我依稀仿佛记得,天界立的规矩里头,有一条是不能妄议上神的。

领路仙娥甲:(愣了愣,点头)这两个宫娥太不像话了,累了上神动怒,奴婢们自然要上报司部,将她两个惩戒一番,立一立规矩。

白浅:(咳了一咳)动怒倒没有,只是偶尔听得这样的话,不大顺耳罢了。话虽这么说,你两个方才也忒莽撞了,说人是非这样的事,最忌讳的就是中途被人撞破。可想而知,你们方才若真穿过石头去,却叫一双仙娥多么尴尬羞涩。既然她们这个行为违了天界的规矩,迟早要受些惩戒,倒不如让她们说个痛快。她们说痛快了,你们也能占个理罚的痛快了。天宫这么大,总还要叫人晓得,里的规矩不是单立在那里当摆设的,是不是?不过话说回来,后宫里最忌讳热闹,这双仙娥性子忒活泼了些,倒不大适合当这份差了,你们挑拣挑拣,另为她们某个合宜的差事吧。

领路仙娥:(行礼)是,奴婢这就去办。

镜头: 8

室内: 九重天-洗梧宫-一揽芳华-白天

人物: 阿离、奈奈、白浅

白浅想到一早奈奈抱着阿离来一揽芳华,见仙娥议论缪清,没了兴致,就回了一揽芳华

奈奈:(着急忙慌抱着阿离来找白浅)上神昨日说小殿下三更便能醒来,如今已过了三更,小殿下却仍然没有醒的征兆,反倒是小脸越来越红,奴婢急得很,也没有别的法子,才来惊动上神······

白浅:(看着脸红的阿离,瞧着奈奈着急的样子,在一旁安抚一笑)等闲的小娃娃被果酒醉倒,确然三更便醒得过来,但这回到时我低估了团子,照他这势头,大约是要睡到明天早上。他这一脸变得红扑扑,是个好症头,正是酒意渐渐地发出来,你不必过忧。

奈奈明显松了一口气

白浅:(瞧着奈奈那双红了的眼睛)你该不会自抱了团子回来,便一直没合过眼吧?

奈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白浅:(和奈奈和顺一笑)我时不时地再渡他些仙气,管保明日起来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团子,但团子他饮了酒,酒醒了须喝些炖得稠稠的黏粥,你先回去睡一睡,养足精神,明早好炖些粥端过来。

奈奈:(踌躇了一会儿)但小殿下若是扰了上神安歇··· ···

白浅:(伸手拍了拍段子的脸蛋)你看他如今睡得这样,便是将他团成一团起来滚一滚,直滚到他的庆云殿,他也不会晓得,哪里能扰得了我的安歇。

奈奈:奴婢先退下了。

镜头: 9

室外: 九重天-洗梧宫-一揽芳华走廊-白天

人物: 夜华、白浅、阿离

阿离醉着还未醒,夜华背着阿离从屋里出来,碰见白浅进来

夜华:浅浅。

白浅:(看着夜华)夜华,你怎么来了?

夜华:阿离这是怎么了?

白浅:不就是多喝了几杯罢了。

夜华:(板着脸)你可知阿离酒量低吗?

白浅:小孩子酒量低很正常,睡几日就能醒了

夜华:从昨天睡到现在还未醒,你就一点不担心吗?

白浅:(不在意的样子)没什么好担心。

夜华:阿离不是你亲生,自然不会担心。

白浅:(不高兴的样子)你若嫌我照顾不好阿离,让你那侧妃来照顾阿离。

夜华:你一点都不在意吗?(质问白浅)

白浅:左右我都不是阿离亲娘,只可惜生了阿离的烈女子跳下了诛仙台。老身不才,照顾不好阿离。

夜华:你偏要这么说吗?

白浅:你以为我该说什么?

夜华生气背着阿离离开

镜头: 10

室内: 九重天-药王寝宫-白天

人物: 药王、夜华、阿离、连宋

阿离泡在药汤里

药王:(面对夜华)太子殿下,小天孙并无大碍,酒量浅,喝醉了,泡了这药汤就能醒。

夜华:(声音略有沉重)我在这守着阿离,你先下去吧。

药王退下

连宋来到药王寝宫

连宋:(逗夜华)按理说,白浅出现在天宫,你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这么难看的脸色?

夜华:这没什么。

连宋:(看了眼阿离)阿离这是怎么了?

夜华:(声音沉重)喝醉了,泡一泡就好。

连宋:(笑了笑)你该不会是因为阿离跟白浅生气了?

夜华:照顾不好阿离就罢了,还拿侧妃的事来压我。

连宋:(看着夜华)她都提什么了?

夜华:她提到让素锦来照顾阿离。

连宋:本以为白浅来天宫,你二人会好事将近,如今看来,不过如此。

夜华:(看向连宋)三叔喜欢,三叔不如跟成玉元君。

连宋:(打断夜华话语)我以为你忘了三百年前的事,你还记着?

夜华:(叹气)三百年前的事我忘不了。

连宋:你跟白浅的婚事不会就这么结束了吧?

夜华:我不会放手,我也不想浅浅放手。

连宋:(拿扇子拍了拍夜华)那你去表明心意呀。

夜华:三叔以为我没做吗?

连宋:既是同一个人,就不要放手。

夜华:三叔先帮我看着阿离。

连宋:(伸手)你上去。

夜华:我去去就回。

连宋:让我看着小阿离,又要做什么呀?(守着阿离)

镜头: 11

室外: 九重天-洗梧宫-一揽芳华-院子-白天

人物: 白浅、奈奈

奈奈:(着急地从屋里跑出来,一双眼通红)上神可见着,方才是谁从这院子里出去了?

白浅:(抚了抚额头,柔声)怎么了?

奈奈:(落泪,哽咽)上神责罚奴婢吧,都是奴婢的错,上神对小殿下这般好,便是奴婢的主子再生,也要感念上神,此番若因了奴婢,令小殿下载到素锦娘娘手里,那奴婢,奴婢······

白浅:(敲了敲扇子)别的暂不用多费唇舌,你方才说团子载进素锦手里,是个什么意思?

奈奈:素锦娘娘说是受了一道神圣不可侵犯的仙气指引,想着来见一见仙气的主人,一并看看小殿下。君上吩咐,从不许素锦娘娘靠近一揽芳华,也不许她见小殿下。素锦娘娘一直守着这个规矩,今日却不知抽了什么风,硬要进来,奈奈拦不住。

白浅:你不必担心,团子(轻描淡写)不是被素锦带走了。

奈奈:(松了一口气)不是被素锦娘娘带走,那会是谁?

白浅:(看着奈奈)夜华,见团子迟迟未醒,将他抱去让药王瞧一瞧,个把时辰便能回来。是夜华抱走了团子,同素锦没什么干系,你不必忧心。

奈奈:(宽心)既是太子殿下,那奴婢就宽心了。素锦娘娘与我家娘娘不怎样,她陷害我家娘娘,冤枉是我家娘娘推她下了诛仙台,害得我家娘娘赔了双眼睛。

白浅:素锦的眼睛是素素的?难怪有如此漂亮的一双眼睛啊。

奈奈:我家娘娘不争不抢,只是安安分分待着,却··· ···

白浅:(打断奈奈的话)该不会,这位素锦侧妃,同团子她娘亲跳诛仙台这个事有些牵扯?

奈奈:(脸色唰地一白)天君颁了旨意,明令了再也不能提起此事的。当初知晓这桩事情的仙娥们,也全被天君分去了各仙山,不在天宫了。

白浅:(哼笑一声)你还在天宫。

奈奈:奴婢是承了君上的恩,留在宫中照顾小殿下。奴婢不打扰上神了。

镜头: 12

室内: 九重天-凌霄殿-白天

人物: 天君、西海水君、众仙、连宋、央错、夜华

天君坐在宝座上

西海水君 连宋 央错 夜华 众仙:(行礼)拜见天君。

天君:(看着众仙)西海水君,你面子好大啊,本君听闻西海水君你大儿子病了许久都没好转。

西海水君:(站出来)是,叠雍的病已有几百年,臣让药王前去查看都不知是什么病。

天君:水君好面子,竟能请来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为你的大儿子诊病。

西海水君:(谦虚)是臣好运,折颜上神能为小儿诊病。

天君:(甩了甩手)折颜上神可有说起叠雍是什么病?

西海水君:(行礼)回天君,折颜上神并未说小儿是什么病,只说这病需要调理。

天君:难得折颜上神能去西海为叠雍治病。众仙家想必都知道这神芝草吧?(严肃)

西海水君:知晓,东海瀛洲就有,可无人能活着回来的。

天君:不错,此番本君是想问一问众仙家,夜华已是天族太子,和青丘白浅的婚事还是尽早定下的好。

央错:(行礼)回父君,父君可是选定了好日子?

天君:众仙家可有好日子啊?

连宋:(行礼)儿臣以为,十月初三是个好日子,夜华和白浅正好完婚。

天君:(瞟了众仙一眼)各位仙家有何建议?

众仙:(行礼)臣等认为,连宋三殿下所言极是,十月初三是个好日子。

天君:那就暂定十月初三。夜华,你有什么想说的?

夜华:(行礼)夜华没有。

天君:退朝。

夜华、连宋、央错和众仙纷纷离开

镜头: 13

室内: 凡间-皇宫-皇上寝宫-寝殿-白天

人物: 陈淑妃、皇上、宫女

陈淑妃:(端着一盆水进来)陛下,水来了,先梳洗梳洗。

皇上:(看着陈淑妃)朕看你忙着,还是坐着吧,这些事情让宫女去做就是了。

陈淑妃:无碍,臣妾做也是一样的。

皇上:朕看着你,觉得今日的你格外的美。

陈淑妃:(把毛巾递给皇上)陛下就不要夸臣妾了,臣妾平日里也是如此打扮,今日并无特别之处。

皇上:(拿着湿毛巾擦擦脸)可朕就觉得今日的九儿比平日都要甜。

陈淑妃:陛下别再夸臣妾了,臣妾没有陛下说的这么好。陛下怎么让皇后娘娘回去了?

皇上:皇后留在朕寝宫照顾朕是不错,比起九儿,朕更想让九儿留下来照顾朕。

陈淑妃:(抿嘴)此话如果让皇后娘娘听了,会不高兴。

皇上:(把毛巾)皇后那边不用理会,什么事都是朕说了算,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陈淑妃:是,臣妾把这盆水端出去吧。

皇上:来人。

宫女快速走了进来

宫女:(行礼)奴婢见过陛下。

皇上:把这个拿出去。

宫女:是。

皇上:(看着陈淑妃)来,九儿,到朕身边来。

陈淑妃:陛下还要吃点什么吗?(走到皇上身边)

皇上:朕什么都不想吃,朕想和九儿下棋。

陈淑妃:臣妾不会下棋,也只好陪陛下下盘棋了。

镜头: 14

室内: 凡间-客栈-胭脂房间-白天

人物: 玄女、胭脂、子阑

胭脂将玄女安顿在自己房间

胭脂:二嫂,二哥知道你来找我吗?

玄女:(摇头)不知,你二哥不知你在哪里。

胭脂:二嫂,我不信,二哥不会杀了大哥的。

玄女:你二哥命人将你大哥首级悬挂在了大紫明宫牌匾下,整个大紫明宫都知晓离怨死了。

胭脂:二哥不会如此狠心。

玄女:(往前两步)我也是无意间听见离镜和离怨对话,离镜的母妃就是离怨杀的。你说离镜不会杀了离怨吗?

胭脂:二哥母妃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即便如此,二哥也不会杀大哥的。

玄女:(抓住胭脂的手)胭脂,你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胭脂:二嫂,你都说过了。

玄女:胭脂,在外面还是要小心。

子阑推门而入

胭脂:(惊讶地望着子阑)你怎么来了?

子阑:你会说话,你开口说话了。

胭脂:(拉住子阑)小点声,(关门)进来。

子阑:(看见玄女,内心独白)这不是玄女吗,她怎么会在这里?胭脂,难道?

玄女:胭脂,这是谁?

胭脂:这是镇上的捕快,没事。你怎么来了?

子阑:我刚下工,来你这里看看有没有吃的。

胭脂:还有几个馒头,我去热一热。

子阑盯着玄女

玄女眼睛看的不是很清楚,并没有认出子阑

子阑:(内心独白)玄女怎么弄成这样?还有她的脸是怎么回事?

镜头: 15

室外: 凡间-皇宫-菡萏院-院子-白天

人物: 陈淑妃、宫女

陈淑妃摸着脖子回来

宫女:(松口气)娘娘可算是回来了。

陈淑妃:这是怎么了?

宫女:奴婢担心娘娘。

陈淑妃:(坐在鱼池前的椅子上)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宫女:娘娘去了这么久,奴婢以为娘娘出了什么事了。

陈淑妃:我能出什么事啊,(笑了笑)我不会出事的。

宫女:陛下喜欢娘娘做的点心吗?一定喜欢,一定喜欢。

陈淑妃:(看着宫女)你怎么就知道陛下一定喜欢我做的点心?

宫女:(微笑)陛下喜欢娘娘,娘娘做的好吃,只要是娘娘做的,陛下都会喜欢的。

陈淑妃:别以为说些好听的,我就高兴了。

宫女:娘娘饿了吧,奴婢去给娘娘准备午膳。

陈淑妃:(靠在水池边上)我不饿。

宫女:娘娘早膳就没有吃,午膳再不吃,会病的,如果这件事传到陛下耳朵里,奴婢可担不起。

陈淑妃:我吃过了。

宫女:娘娘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陈淑妃:陪陛下,陛下让我留在寝宫中用午膳。

宫女:(转身,开心一笑)陛下对娘娘真好,奴婢还从来没有见陛下留过谁在陛下寝宫和陛下一起用膳的。

陈淑妃:(好奇)以前从来没有吗?

宫女:(摇头)从来都是陛下一个人在寝宫用膳,或是陛下去各个宫娘娘那里用膳,娘娘是第一个留在陛下寝宫用膳的。

陈淑妃:一桩小事。

宫女:这让多少人羡慕啊。

陈淑妃:陛下这是一时兴起,一定是看见我拿着糕点给陛下,才将我留在寝宫中。

宫女:(憋笑)陛下一定很喜欢娘娘。

陈淑妃:陛下宫中不是只有我一个,怎么会喜欢我呢。

宫女:(站在陈淑妃面前)娘娘,陛下对娘娘做的,难道娘娘都没有察觉吗?

陈淑妃:(笑了笑)怎么会没察觉。陛下对皇后娘娘也是这样吧,没什么。

宫女:(微笑)陛下送给娘娘的东西可是皇后娘娘没有的。

陈淑妃:小玩意,没什么特别的。

宫女:娘娘难道还不明白陛下的心吗?

陈淑妃:我累了,要休息了,你退下吧。

陈淑妃走进房内,宫女退下了

镜头: 16

室内: 凡间-客栈-胭脂房间-晚上

人物: 玄女、子阑、胭脂

胭脂正在铺床,玄女悄悄站在一旁

子阑:(敲门)胭脂,你在吗?

胭脂开门让子阑进来

子阑:你还好吗?

胭脂:无事。

子阑:你无事,那我先走了。

胭脂:你当差刚收工,还没吃晚饭吧?

子阑:吃了。

玄女从背后袭击,想要杀了胭脂

子阑见状阻止了玄女,将玄女拉了出去

子阑:改日再说。

胭脂:怎么一回事啊?(继续铺床)

镜头: 17

室内: 凡间-皇宫-菡萏院-屋内-白天

人物: 司命星君、陈淑妃

司命星君:还不清楚吗?

陈淑妃:司命。

司命星君:帝君对小殿下的心思,小殿下还不面对吗?

陈淑妃:帝君不是真的喜欢我,是因为当日我救了他。

司命星君:(现身)小殿下什么都没察觉吗?

陈淑妃:(回头看着司命星君)司命,你什么时候来的?

司命星君:我来了有一会了,小殿下这样的警觉性,若是遇见鬼界的人或是其他妖怪就不好了。

陈淑妃:司命,你怎么来了?

司命星君:小殿下说的两年时间已经过了,蹂躏帝君的心。

陈淑妃:帝君还没有真的对我动心。

司命星君:(站在陈淑妃面前)之前小殿下就说帝君没有对小殿下动心,两年过去了,小殿下别忘了之前说的事。

陈淑妃:司命,帝君毁了九重天回想起这些吗?

司命星君:帝君回到太晨宫就会忘了这些。

陈淑妃:(无所谓)再给我些日子。

司命星君隐身离开

镜头: 18

室外: 凡间-客栈-院子-晚上

人物: 玄女、子阑

子阑:(拽着玄女的手出来)过来。

玄女:(试探子阑)你想干什么?

子阑:我还想问你想干什么。

玄女:我的事不用你插手。

子阑:(板着脸)你当我愿意似的。

玄女:(挣扎)放开我。

子阑:放开你(生气的嘴脸),好让你再去杀人吗?

玄女:你说什么呢?

子阑:说,为何要杀胭脂。

玄女:(死不承认的架势)你哪只眼看见我杀胭脂了?

子阑:我明明看见了。

玄女:(挣脱开子阑的手)你胡说。

子阑: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玄女:你一个外人还好说,凭什么插手我与胭脂的事?

子阑:(理直气壮)就凭我和胭脂相识一场。

玄女:我做什么都不关你的事。

子阑:(拔剑架在玄女脖子上)那就看试试看。

玄女:你不要太过分。

子阑:(生气)说,为何要杀胭脂?

玄女:我没有。

子阑:玄女,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吗?

玄女:(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叫玄女?

子阑:难道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

玄女:(模模糊糊看到一点子阑的脸)墨渊弟子,子阑。

子阑:你还好意思提师父,找死。

玄女:当年是我做的,都过去七万年,不必在意。

子阑:你还好提起此事,要知道你的所作所为,背叛天族,如今还想杀了胭脂。

玄女:我说了,我的事不要你插手。

子阑:你要杀了胭脂,就不允许。

玄女:难道你对胭脂。

子阑:(愤怒)休要胡说,小心我砍了你。

玄女:你不会动手的。

子阑:今日我放过你,他日一定不会放了你。若是让我发现你再对胭脂做什么,再要杀她,我绝饶不了你。

子阑离开,玄女一副生气的嘴脸,咬牙切齿

玄女:(内心独白)凭什么,竟然阻止我。

镜头: 19

室内: 凡间-皇宫-菡萏院-屋内-白天

人物: 皇上、陈淑妃、宫女、司命星君

宫女:(行礼)娘娘,陛下来了。

陈淑妃:陛下今日怎么来了?(紧张)

宫女:奴婢也不知道。

陈淑妃:(看着宫女)我是不是哪里不好看?

宫女:娘娘可好看了,妆也好。

陈淑妃:我的衣服。

宫女:娘娘这么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陈淑妃:我这样陛下会喜欢吗?

宫女:(点头)陛下一定会喜欢的。

陈淑妃:这样真的可以吗?

宫女:(点头)娘娘已经很好看了,陛下见了一定会喜欢的。

陈淑妃坐在床前紧张了起来

皇上:(走了进来)今日这菡萏院显得冷清了些。

陈淑妃:(起身行礼)陛下。

皇上:为何菡萏院就你一人?

陈淑妃:陛下不是也在菡萏院吗。陛下怎么来了?

皇上:朕有多久没来菡萏院了?

陈淑妃:一个月了。

皇上:过几日朕要出宫走走,朕想让你陪着。

陈淑妃:(微笑)陛下怎么不让皇后陪陛下去?

皇上:你很想朕陪皇后吗?

陈淑妃:皇后是陛下的女人,陛下不会不想着她。

皇上:(盯着陈淑妃)可朕就想你陪朕去。

陈淑妃:(犹豫)皇后娘娘要是知道了,就该不高兴了。

皇上:朕是一国之君,(斩钉截铁)朕要谁陪朕是朕的事,皇后也不便插手。

陈淑妃:(往一旁瞟了一眼)陛下用早膳了吗?

皇上:(坐下)朕想你跟朕一同用午膳。

陈淑妃:(稍微低了低头)陛下今日不是要和皇后娘娘一起用午膳吗?

皇上:朕说过吗?

陈淑妃:臣妾昨日走过陛下寝殿,院子外听见的。

皇上:(拍了拍双腿)朕今天先去和皇后用午膳,晚上再来跟你用晚膳。

皇上亲了陈淑妃的脸,然后离开了菡萏院

宫女:(走了进来)娘娘,陛下怎么走了?

陈淑妃:陛下有事,晚膳才来,晚膳准备陛下爱吃的。

宫女:是。娘娘,不用准备您爱吃的?

陈淑妃:陛下吃的我也可以。

宫女退下

司命星君:(现身)小殿下和帝君在凡间一点都不比天上,在天上,帝君都不知道小殿下是谁,如今在凡间,帝君是喜欢你这个假的陈淑妃。

陈淑妃:(紧张)我不是陈贵人,真的陈贵人不知还能不能活着。司命,我还是不要再做陈贵人了。

司命星君:(劝说)这哪有回头的呀,帝君如今是在凡间,怎么会记得那些,凡间历劫回到九重天,帝君就会忘了自己在凡间历劫的经历。

陈淑妃:我这恩是报了?

司命星君:(笑了笑)那就要看小殿下了。

陈淑妃:(坚定)这次一定要把恩报了。

司命星君消失

镜头: 20

室内: 凡间-饭馆-大厅-晚上

人物: 子阑、胭脂

子阑:(走了进来)今天人很多吧,要不要我帮你?

胭脂摇头

子阑:我帮你,快一点。

胭脂微笑点头

子阑:(帮胭脂收拾碗筷)今天还有人来找你麻烦吗?

胭脂摇了摇,指着茶壶

子阑:(看着桌上的茶壶,又看了看胭脂)你让我喝水?

胭脂点了点头

子阑:再有人欺负你,你跟我说,我这个小捕快帮你赶走他。

胭脂微笑

镜头: 21

室内: 九重天-洗梧宫-一揽芳华-白天

人物: 夜华、白浅

夜华:(走进屋里)你还在屋里做什么?

白浅:你我才吵了一架,还想再吵吗?

夜华:你知道我并非此意。

白浅:(看着夜华)从前住这个院子的夫人,也忒有品味了。

夜华:倘若你和她一样。

白浅:(笑了笑)我怎会跟她比,她在你心里比我重要。

夜华:(抓住白浅的手)如果你和她一样,在我心里一样重要呢?

白浅:你今日是见我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这时候来同我开一开玩笑,想着我吃醋罢了。

白浅:纵使我担心团子,也及不上你这做父君的。

夜华:(松开手)阿离该醒了,我先去看看。

镜头: 22

室外: 凡间-皇宫-菡萏院-院子-晚上

人物: 陈淑妃、皇后、元贞

皇后:(得意扬扬的进来)陈淑妃好雅兴,陛下不来,一个人也能看如此风景。

陈淑妃:(行礼)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皇后:淑妃如此客气,想必是知道本宫为何而来。

陈淑妃:(微笑)臣妾不知。

皇后:白日里都跟太子说了些什么?

陈淑妃:臣妾说了什么,皇后娘娘会不知道吗?

皇后:放肆(生气),竟敢跟本宫如此说话,本宫罚你,陛下不会阻拦。

陈淑妃:(看着皇后)皇后娘娘想如何处罚臣妾?

皇后:(怪里怪气)本宫不过是来问一问陈淑妃,你和太子的师父可是认识?

陈淑妃:(微笑)臣妾听太子殿下说起过,太子的师父对太子也算是很好了。

皇后:陛下这几日都不会来菡萏院,陈淑妃你还是安分些,让陛下看见你勾引太子,你可说不清。

陈淑妃:皇后娘娘此言诧异,臣妾断然不会如此。

皇后:陈淑妃这么巴结太子,是要谋反吗?

陈淑妃:(跪下)皇后娘娘不要这样,臣妾怎会谋反呢。

皇后:(咄咄逼人)陈淑妃这话说的,本宫错怪了淑妃是吗?

陈淑妃:皇后娘娘想在陛下面前说臣妾吗?

皇后:(冷笑)陈淑妃,可别忘了本宫见你和太子在御花园。

陈淑妃:皇后娘娘误会臣妾了。

皇后:(诡异的眼神)是本宫误会了吗?

陈淑妃:皇后娘娘不过是见到臣妾和太子在御花园说了几句,就这么告诉陛下,臣妾做了不该做的事,陛下会相信娘娘吗?

皇后:(甩手)不要再让本宫见到还有下一次。

元贞随后走来

元贞:(行礼)淑妃娘娘。

陈淑妃:(面带微笑看着元贞)太子殿下怎么会来我这菡萏院?

元贞:我见师父向我问过淑妃娘娘的事,便来问问淑妃娘娘,可否见过我师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02:32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02:4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