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奥运会图片高清(伦敦奥运会标志图片)

2021 年 7 月 23 日 19 时,在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大坂直美点燃奥运圣火,五彩斑斓的烟花照亮夜空,2020 东京奥运会拉开帷幕。

新冠疫情,让一切都变得特殊,本届奥运会也不例外。

“我在,仅有 960 人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现场。”体育记者魏征在朋友圈的这句话,让我感触很深。本期专题的 8 位记者,他们穿梭在各个比赛场馆之间,用文字、声音、图片及视频将“空场奥运” 的点点滴滴传播开来。

除了关注奥运会本身,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无反相机频频出现在奥运赛场上。随着科技的发展,相机进入到了机身小型化且性能强大的阶段。虽然本届奥运会很多摄影记者是第一次选择用无反相机进行采访报道,但可以预见的是,在 2022 年北京冬季奥运会、2024 年巴黎奥运会,将会有更多的无反相机出现在赛场上。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聆听他们的奥运故事吧。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摄影并文 / 白宇

中国体育报业总社记者

我跟摄影结缘,主要是受到父亲的影响。耳濡目染,我从小就对摄影常识和相机的使用有了一些了解。2004 年本科毕业后,我在新华通讯社摄影部实习半年,之后入职中国体育报业总社摄影部,从事体育摄影的工作至今。过往,我参加报道过北京奥运会、伦敦奥运会、里约奥运会、平昌冬奥会以及 2004 年以来的亚运会、全运会、田径世锦赛、乒乓球世锦赛等多项大型体育赛事。

在历届大型赛事的拍摄中,我们报社的特点就是让每个记者尽可能多地了解场馆、了解赛事,所以 2020 东京奥运会我们仍然没有设置某个项目的专项记者。2020 东京奥运会,我主要拍摄了三人篮球、体操、蹦床、举重、游泳、跳水、乒乓球等中国传统优势项目,确保拍摄到中国队的每一个夺牌瞬间。

%title插图%num

2021 年 8 月 1 日,2020 东京奥运会跳水女子个人 3 米板决赛在日本东京水上运动中心举行。中国跳水队队员施廷懋以总分 383.50 摘得金牌、王涵以总分 348.75 获得银牌。图为王涵在后台关注着施廷懋最后一跳的表现。Alpha 1 +FE 70-200mm F2.8 GM OSS ,f/11,1/4000 秒,ISO3200。白宇 摄

除此之外,我还拍摄了篮球、攀岩、射箭、跆拳道、空手道等项目。拍摄体操,是比较考验摄影师的功力的。因为体操这个项目,小项众多,每一个小项都有各自的特点,男女的项目也不完全一致。有些小项,拍摄难度也比较高,比如跳马,每个运动员只跳两次,每次高速奔跑,空中翻滚后落地,瞬时完成动作。如果的地相机设置得不好,准备不足,拍虚了,错过了,可能连一张发稿照片都没有,那可是非常尴尬的。

体操还有个特点,就是摄影师的拍摄位置特别多,可选择余地也大。在场地内的各个角度拍,都可能呈现不同的视觉效果。东京有明体育馆是 2020 东京奥运会的体操比赛场地,这个场地座椅的原木颜色比较亮,如果在内场拍摄,整个场馆都很难找到暗色的背景,照片拍出来不好看。所以我在内场转了一圈后,上到了二层看台,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背景。2020 东京奥运会由于没有观众,且有些项目的看台座位管理很松,几乎可以坐到任何想坐的座位上,这是我拍摄以前历届大赛都没有经历过的。所以拍摄时,每个项目我都换地儿,找背景,尽量找到干净的有五环标志的背景去拍摄。

%title插图%num

2021 年 7 月 30 日,东京体育馆,2020 东京奥运会乒乓球男单决赛,中国选手马龙迎战队友樊振东,最终,马龙以 4 比 2 获胜夺得冠军。Alpha 1 +FE 100-400mm F4.5-5.6 GM OSS ,f/5.6,1/1000 秒,ISO3200。白宇 摄

拍摄乒乓球比赛一般来说都是在场地里,离运动员够近,200-400 毫米镜头都能用到,但局限在于拍出的照片都比较传统。某些运动员的击球姿势都印在脑子里了,没拍摄之前,我都知道今天的图片会是什么样子。奥运会的赛场上再拍摄这样的照片,只是平时N+1 的动作,实在没有太大突破,我就琢磨怎么能拍点不一样的。

此次,我携带的是微单相机,主要用了它的连续对焦 +实时眼部跟踪对焦功能进行拍摄。以前拍摄这种照片时,需要将焦点对准运动员脸部,然后随着运动员的左右移动而转动,手动跟踪焦点,让焦点保持在运动员脸部。但是,当有一些激烈对攻出现时,预判运动员的运动方向并保持跟踪焦点,就变得有难度了。用了微单相机的这个对焦系统,可以快速锁定运动员脸部甚至眼睛,我就有更多的时间考虑构图的因素,因为根本不用担心跑焦。不管运动员怎么移动,焦点都会锁定在他眼睛上。微单相机的这种对焦方式,让出片率大大提高,也让更多精彩的瞬间得以被记录。

%title插图%num

2021 年 7 月 29 日,2020 东京奥运会乒乓球男单半决赛在东京体育馆举行,中国选手马龙 4:3 战胜德国选手奥恰洛夫,成功晋级决赛。Alpha 1 +FE 400mm F2.8 GM OSS ,f/2.8,1/2000 秒,ISO2000。白宇 摄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我在看台上,并且离运动员较远,我将相机调整成 APS-C 画幅,这样可以将 400 毫米的焦距得到 600 毫米左右的焦距效果。虽然照片裁切后像素只有 2400 万,但对于新闻摄影来说,足够了。拍摄几个回合后,出现了一张马龙发球的好图,放大一看,乒乓球上的五环也赫然显现,和背景的奥运五环形成双五环,这让我兴奋不已。

在即将离开这个“宝地”的时候,我发现看台上每个下楼通道都有玻璃。我就琢磨能不能利用反光物出点不一样的效果。于是,我先用 400 毫米镜头试了一下,发现镜头焦距太长,乒乓球台都装不下。好在这次我随身带了个大变焦 FE 100-400mm F4.5-5.6 GM OSS 镜头,发现在 300 毫米端能拍出虚影效果的图片,呈现出 2 打 1 的效果。马龙和樊振东在决赛中势均力敌,如果能拍出胜者 2 打 1 的效果,那还是挺有意思的。只是拍摄位置很难拿捏,画面中总有黑色块遮挡,不过得得益于相机的翻转屏,我最终捕捉到了这一精彩瞬间。

%title插图%num

2020 东京奥运会,女子蹦床比赛现场。Alpha 1 +FE 400mm F2.8 GM OSS ,f/11,1/4 秒,ISO400。白宇 摄

回顾整个 2020 东京奥运会的拍摄,我个人很喜欢一张拍摄蹦床项目运动员做空中翻转的创意图片。这张照片在拍摄时,我手持 400 毫米镜头,使用了 1/4 秒快门速度,f/11 光圈。由于运动员身穿特殊的体操服,并做高速翻转,在慢速快门下拍出来的画面就像外太空的星云。这类照片有别于传统竞技类的体育图片,争议比较大,但是我还是很喜欢画面本身。

本届奥运会是在东京新冠疫情再度爆发的情况下开幕的,直到开幕的前一天,还有日本议员在讨论是不是要继续办。对于我们这些参与现场报道的摄影师来说,防疫方面绝对不可轻视。在书包里永远不缺的是备用的口罩、消毒湿巾和含酒精的免洗洗手液。每天在采访过程中的吃饭是一大难题,即使有充足的食物,也要选择合适的地点吃——我经常是在空旷无人的路边吃便当。

%title插图%num

2021 年 8 月 1 日,东京奥运会跳水女子个人 3 米板决赛日本东京水上运动中心举行。中国跳水队队员施廷懋以总分 383.50 摘得金牌、王涵以总分 348.75 获得银牌。图为颁奖现场。Alpha 9II +FE 16-35mm F2.8 GM

总之,这次奥运会的体验太不一般了。我曾经无比焦虑,曾经风餐露宿,曾经彻夜不眠,但当这一切都结束时,却还有点不舍。拼搏一生,总要有一点“光辉时刻”,以后回忆起来,可以说一句——“我在现场”。

本文原刊载于《摄影世界》2021 年 11 月刊

责任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14:40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14:4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