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敌的妻子(仇仇结婚了吗)

原无/文

秦晋两大邻国,关系时好时坏,一会儿婚嫁来往,一会儿又兵戎相见。晋厉公与秦桓公时代,两个国君计划在令狐会盟,但秦桓公未忠守盟约,又挑唆北方的狄族和南方的楚国来夹攻晋国。晋厉公十分恼怒,于是派大夫吕相向秦发出了一封慷慨激昂的绝交信。吕相这篇绝交信,历数了秦晋几位国君的往事,上溯源流,下及当世,行文纵横,笔力雄健。不论说的是真是假,是对是错,但是,文章气势排山倒海,貌似痛心疾首,因而成了经典名篇。文章写道:

“从前我们先君晋献公与秦穆公彼此友好,同心合力,用盟誓明确了两国关系,用婚姻加深着两国感情。上天降祸晋国,晋惠公、晋文公都逃亡到过秦国。献公不幸去逝时,穆公不忘从前的交情,帮我们惠公回晋国主持了祭祀。但是,秦国在还没有完成大的功劳时,却同我们发生了韩原之战。事后穆公心里感到了后悔,因而又成全我们文公回国做国君。

  “文公亲自戴盔披甲,跋山涉水,经历艰难险阻,征讨东方诸候国,能够让虞、夏、商、周的后代都来朝见秦国国君,这已经是晋国报答了秦国过去的恩德了。郑国人侵扰周王的边疆,我们文公率诸侯和秦国一起去包围郑国。秦国大夫却不和我们国君商量,擅自同郑国订立盟约。诸侯都痛恨这种做法,要同秦国拼命。文公担心秦国受损,说服了诸侯,秦国军队才得以顺利回国而没有受到攻击,这就是我们对秦国有大恩大德的地方。

  “文公不幸去逝的时候,穆公蔑视我们的国丧,轻视我们的襄公,侵扰我们的崤地,断绝友好的关系,攻打我们的城堡,灭掉我们的滑国,离间我们兄弟国家的关系,扰乱我们的盟邦,颠覆我们的国家。我们襄公没有忘记秦君以往的功劳,却又害怕国家灭亡,所以才发动了崤山的战斗。我们希望穆公宽免我们的罪过,穆公不同意,反而亲近楚国来算计我们。老天有眼,楚成王丧了命,穆公侵犯我国的图谋因此没有得逞。穆公和襄公去逝,秦康公和晋灵公即位。康公是我们先君献公的外甥,却又想损害我们公室,颠覆我们国家,率公子雍回国争位,让他扰乱我们的边疆,于是我们才有令狐之战。此后,康公还不肯悔改,入侵我们的河曲,攻打我们的涑川,劫掠我们的王宫,夺走我们的羁马,因此我们才有了河曲之战。你们往东方不通,正是因为康公断绝了同我们的友好关系。

“等到新君即位之后,我们晋景公伸长脖子望着西边说:‘恐怕要关照我们了吧!’但你们国君还是不肯开恩同我国结盟为好,却乘我们遇上狄人祸乱之机,入侵我们临河的县邑,焚烧我们的萁、郜两地,抢割毁坏我们的庄稼,屠杀我们的边民,因此我们才有辅氏之战。你们也后悔两国战争蔓延,因而想向先君献公和穆公求福,派遣伯车来命令我们景公说:‘我们和你们相互友好,抛弃怨恨,恢复过去的友谊,以追悼从前先君的功绩。’盟誓还没有完成,景公就去逝了,因此我们国君才有了令狐的盟会。

“不久,你们又背弃了盟誓。白狄和你们秦国同处雍州,是你们国君的仇敌,却是我们的姻亲。你们却命令我们说:‘我们要一起攻打狄人。’我们国君不敢顾念姻亲之好,畏惧你们国君的威严,接受了你们攻打狄人的命令。但你们又对狄人表示友好,还离间狄人说:‘晋国将要攻打你们。’狄人表面上答应了你们的要求,心里却憎恨你们的做法,因此告诉了我们。

“楚国人同样讨厌你们的反复无常,也来告诉我们说:秦国背叛了令狐的盟约,来向我们要求结盟。和我们结盟时,秦国人对着皇天上帝、对着秦国的三位先公、对着楚国的三位先君宣誓说:‘我们虽然和晋国有来往,但只关注利益。’我们楚国不喜欢秦国这样朝三暮四,就把这些事公开,以便惩戒那些用心不专一的人。诸侯们全都听到了这些话,因此对秦国的兴起感到痛心疾首,都来和我们亲近。

“现在我们率诸侯前来听命,完全是为了请求盟好。如果你们国君肯开恩顾念诸侯们,哀怜我们国君,赐我们缔结盟誓,正合我们国君的心愿。我们国君将安抚诸侯而退走,哪里敢自求祸乱呢?如果你们不施善行恩,不弘扬大德,我们国君虽然不才,恐怕也不能率诸侯退走。我们的全部意思都已经向你们说明,望你们权衡怎样做才对秦国有利。”

仇敌的妻子(仇仇结婚了吗)

孟云飞书法 神与物游

典故来源:

夏四月戊午,晋侯使吕相绝秦,曰:“昔逮我献公,及穆公相好,戮力同心,申之以盟誓,重之以昏姻。天祸晋国,文公如齐,惠公如秦。无禄,献公即世,穆公不忘旧德,俾(bǐ)我惠公用能奉祀于晋。又不能成大勋,而为韩之师。亦悔于厥心,用集我文公,是穆之成也。文公躬擐(huàn)甲胄,跋履山川,逾越险阻,征东之诸侯,虞、夏、商、周之胤,而朝诸秦,则亦既报旧德矣。郑人怒君之疆埸,我文公帅诸侯及秦围郑。秦大夫不询于我寡君,擅及郑盟。诸侯疾之,将致命于秦。文公恐惧,绥静诸侯,秦师克还无害,则是我有大造于西也。

无禄,文公即世,穆为不吊,蔑死我君,寡我襄公,迭我淆地,奸绝我好,伐我保城,殄灭我费滑,散离我兄弟,挠乱我同盟,倾覆我国家。我襄公未忘君之旧勋,而惧社稷之陨,是以有淆之师。犹愿赦罪于穆公,穆公弗听,而即楚谋我。天诱其衷,成王殒命,穆公是以不克逞志于我。穆、襄即世,康、灵即位。康公,我之自出,又欲阙翦我公室,倾覆我社稷,帅我蝥贼,以来荡摇我边疆。我是以有令狐之役。康犹不悛,入我河曲,伐我涷(dōng)川,俘我王官,翦我羁马,我是以有河曲之战。东道之不通,则是康公绝我好也。

及君之嗣也,我君景公引领西望曰:‘庶抚我乎!’君亦不惠称盟,利吾有狄难,入我河县,焚我箕、郜,芟(shān)夷我农功,虔刘我边陲。我是以有辅氏之聚。“君亦悔祸之延,而欲徼福于先君献、穆,使伯车来,命我景公曰:‘吾与女同好弃恶,复修旧德,以追念前勋,’言誓未就,景公即世,我寡君是以有令狐之会。君又不祥,背弃盟誓。白狄及君同州,君之仇仇,而我之昏姻也。君来赐命曰:‘吾与女伐狄。’寡君不敢顾昏姻,畏君之威,而受命于吏。君有二心于狄,曰:‘晋将伐女。’狄应且憎,是用告我。楚人恶君之二三其德也,亦来告我曰,秦背令狐之盟,而来求盟于我:“昭告昊天上帝、秦三公、楚三王曰:‘余虽与晋出入,余唯利是视。’不谷恶其无成德,是用宣之,以惩不壹。”诸侯备闻此言,斯是用痛心疾首,昵就寡人。寡人帅以听命,唯好是求。君若惠顾诸侯,矜哀寡人,而赐之盟,则寡人之愿也。其承宁诸侯以退,岂敢徼乱。君若不施大惠,寡人不佞,其不能以诸侯退矣。敢尽布之执事,俾执事实图利之!”(选自《左传 成公十三年》)

附:作者简介

原无,本名吴志民。远祖籍贯春秋虞国,可怜的国君因为贪点小财,把江山就拱手交给了晋国。此后便成了晋地山西的子民。据说在明代,祖先从大槐树下迁移到河南上蔡,从此成了蔡民。1995年硕士毕业,落蹄中原某市,倒进媒体,成为躬耕的”卧槽马‘’,一晃二十余年,即将骈死于槽枥之间。曾以吴工平之名连缀一本《非礼春秋》。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20:21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20:3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