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我再也不敢了 又名:怪我年少轻狂引教官

教官我再也不敢了 又名:怪我年少轻狂引教官

“好,现在,立正!”沈教官一声大吼。

参差不齐的队伍不太标准的立正。

“向左转,跑步走!围着操场,先跑二十圈!”

这个数字出来,瞬间让班级的学生们都惊呆了,二十圈?

不应该是三圈或者五圈吗?

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跑。

“愣着干什么,听不见命令?”沈教官目光仿佛如同一头凶兽一般。

学生们这才反应了过来,心情有些忐忑的开始跑了起来。

本来就不整齐的队伍,顿时显得散乱了起来。

二十圈,姜独都感觉嘴里有些发苦,一圈250米,二十圈就是五公里。

他看了一眼宁雪,发现宁雪也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但是随后便恢复冰冷的状态。

很快三圈跑完,已经开始有学生大喘气。

“速度不准变慢!”沈教官在一旁大喝道。

五圈过后,大部分学生都是汗流浃背,脚步开始发软。

姜独也感觉到有些吃力,不过他的身体素质历来很好,所以也还能坚持。

不过汗水早已经将他的衣服湿透,这可是大夏天。

这时候,一个学生终于受不了,停了下来,身体颤抖着大喘气。

“废物果然是废物,我听说14班是武学天赋最差的学生,如果你们吃不了其他人能够吃的苦,那么你一辈子都会是废物!”

沈教官说话极其难听,大家都是年少轻狂,自然受不了这样的看不起,那停下来的学生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咬了咬牙,还是迈动步伐跟了过去。

只不过速度明显跟不上大队伍。

第七圈,一些学生扛不住了,速度慢了下来,脱离了队伍。

沈教官面无表情,但是只要有人敢停下脚步,那么他的那双眼睛就死死的盯上,被盯上的人就感觉仿佛被凶残的野兽看到了。

第八圈。

第九圈。

第十圈!

十圈过后,保持在原来速度跑着的学生只有四个。

姜独,宁雪,还有两名男生。

姜独感觉自己的心中就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般。

双腿重如灌铅。

这才是过了一半,姜独感觉自己流的汗已经有了足足一盆。

其他三人同样如此。

至于剩下的学生,早已经落在了后边,而沈教官一直跟着姜独四人,脸不红,心不跳,就好像跑十圈的不是他一般。

姜独的眼神四处看了看,第十一圈的时候,姜独眼中一亮。

他似乎从沈教官身上学到了什么。

他模仿着沈教官的呼吸频率,一点点的改善自己粗重的呼吸。

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胸膛的那股火焰,开始慢慢的在平息下来。

“叮,耐力+1!”

姜独的脑海响起了系统的声音,这次为姜独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属性,而且没有原因。

姜独心中震动,原来不仅仅是受到攻击才会增长属性,自身只要学习,也会产生属性上的变化。

姜独的呼吸慢慢的开始与沈教官一致,感觉自己的状态好上了许多,这时候还在按照原来速度奔跑的竟然只有了宁雪和姜独两人。

宁雪气喘吁吁,小脸格外的红润,汗流如注,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一丝冰冷模样。

沈教官挑了挑眉头,感受着姜独的呼吸频率,他自己的呼吸频率瞬间乱了起来。

姜独差点一口气没有提上来,但是没有了沈教官做参考之后,他也很快的找到了自己的呼吸频率。

他听着宁雪的呼吸越来越浓重,忍不住小声的说道:“观察我的呼吸频率。”

宁雪愣了一下,很快便明白过来,开始渐渐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频率。

“老沈这家伙有些狠啊,这些细皮嫩肉的学生,竟然直接开始跑二十圈。”有其他的教官忍不住开口说道。

“他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狠人……”另一个教官叹了一口气说道。

他们知道老沈是什么人,天赋不行,但是现在境界竟然比他们还高,实力比他们还强,不正是因为对自己够狠。

其他的学生简直就要看呆了,这一圈一圈的跑下来,跑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没有停止,是想要跑死人吗?

“那小子,竟然在和我女神一块跑,我为什么这么嫉妒?”有男生眼睛有些发红的说道。

还真别说,被这个人提醒一下,众人顿时发现姜独和宁雪两人的步伐一致,呼吸一致,默契感十足。

林修远拳头死死的握着,盯着那两个身影,简直是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二十圈终于跑完,哪怕有这样的呼吸法,姜独依然累的和狗一样,大口的喘息着。

宁雪小脸通红,汗水沿着那滑嫩的皮肤流淌。

“走两圈,休息,等待其他人跑完!”沈教官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命令道。

“是!”

两人艰难的走着,汗水还在不停地流淌。

“雪儿,来点寒气降降暑!”姜独咧嘴一脸纯净的笑道。

宁雪顿时小脸冰寒,“雪儿”也是你能叫的?

“呜……”姜独发出了一声微微的呻吟,对,就是这股寒气,舒服!

宁雪气急,这家伙竟然发现自己现在没有办法完全控制天赋,只要生气周身就会释放寒气这件事。

为了享受,故意惹自己生气,无耻!

宁雪不想和这个家伙待在一起,脚步顿时快了几分。

姜独自然不肯放过这个人形空调机,也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喂,好歹也是教会了你呼吸的节奏,不谢谢我就算了,还不让我乘会凉?”姜独不满的说道。

果然,哪怕是再漂亮的女人,都是不讲理的。

宁雪停住了脚步,一双纯净却带着寒意的大眼睛对上姜独的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谢谢!”

“乖!”姜独不客气的揉了揉宁雪的脑袋。

宁雪身体骤然僵硬,一双眼睛不敢相信的瞪大。

姜独感受了一下,毛茸茸的,摸起来倒是很舒服呢。

“姜独!!!”宁雪差点把自己一口银牙咬碎,凭借莫大的毅力才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大步的向着前边走去。

姜独摸宁雪脑袋的一幕,被许多人看在眼中,一时间许多男生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5日 01:11
下一篇 2022年8月5日 01:2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