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黄色小说

最近这几年,我已经很少逛书店,一是街上已经很难寻觅到书店的影子,二是网上买书方便又快捷,还包邮送到家,这么满足人类惰性的行为,我从来都是不遗余力支持的。

但是前面好些年啊,我很喜欢逛书店,尤其喜欢逛旧书店,那种隐藏在街巷深处,空间逼仄,还没迈进去一股刺鼻的霉味就扑出来欢迎你的旧书店,特别地吸引我。现在我还挺怀念那个味道的。上中学时家门口就有这样一家书店。老板是个看上去有些酸腐木讷的中年男,眼镜片像罐头瓶底,粗短的脖子总是汗津津的,手指也是粗短的,翻书的时候会用食指醮一下嘴唇,读书的时候,舌头会不自然上下舔着嘴唇。

我总去借书,偶尔买,因为常买是买不起的。后来跟老板混熟了,就聊起来这个书店,他说上学的时候除了读书和买书就没干过其他事,毕业后进了工厂,没过几年下岗了,回到家对着书架发怔了好几天,突然大彻大悟,决定开一家书店。他也喜欢旧书,碰见喜欢的旧书就想买回来,他说旧书里都有故事,可以一边翻,一边想象着这本书经历了哪些人,哪些事,书里偶尔会发现一张纸条,写着一个地址,一串数学,或是某一页上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这些都是一个线索,可以驰骋想象,海阔天空去编一个故事,“旧书就像一部时光雕刻机一样,岁月带不走的,都留在了这里”说这句的时候,他的表情就像一个占卜师,我想他是走火入魔了。

我借的书多是武侠和言情,金庸古龙梁羽生,席娟亦舒和尤今,后来听同学说有一本叫《少女之心》的手抄本在江湖中很有地位,是本黄色小说,流传大江南北,我问他有多黄,他说他也没看过。“你家门口不是有家旧书店吗?你去那里问问,没准老板有个特别珍藏版呢。”同学冲着我眨吧眨吧眼睛,说了这么多,原来在这等着我呢,不过我还是没有抵挡住黄书的诱惑,决定去试试。

我和同学一起来到书店,我装作心不在焉地问起,“老板,你这有本叫《少女之心》的书吗?我想借来看看”。我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慌乱不已,装出一副轻松无谓的表情。我瞟了一眼同学,他正拿着一本书装模作样地翻着,脑袋都快扎到书页里了。“操,瞧你那熊样。”老板瞧了我半天,又看看我同学,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转身进了里面的屋子。我能听见箱子与地板摩擦的声音,听起来箱子又重很大,“存货不少啊!”我心想。

在线阅读黄色小说

“噗——”老板把书用力吹了吹,用手反复上下摩挲了好一阵,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的心情,那感觉我说不上来。他一边走,一边冲我伸出了手,“给你。”说着,把书递到我手上。“搞没搞错?蒙我呢吧?”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声,这书旧的可以用悲不忍睹来形容,四个书角都已破损不堪,变成了不规则的齿形圆角。封面只剩半张脸,像一张干涸多年的河床,又像一位黄河母亲沧桑的面庞,满是不规则的裂纹。我小心翼翼地翻开,果然是手抄本,纸张很薄,页已泛黄,能感觉到这本书的历史一定不短,笔迹已有些模糊,但勉强还能认清,有些地方已经掉页,要靠猜才能读下去。“看完了记得还给我。”老板背对着我在整理着书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回了一声“哦。”路上,同学急不可耐地抢过去,“这字写的不错啊。”同学说。我拿过来仔细看了看,笔迹很眼熟。

“这不就是老板的笔迹吗?”原来是前辈啊。

对于已经研究过A片的我来说,这样的黄色小说除了有一些历史研究价值外,并不会带来更多的现实刺激。不过这个老板亲自抄写的手抄本,还是勾起了我浓重的好奇心。

两天后,我拿着手抄本走进书店。老板抬起头看是我,又低下了头。我这样的常客,他已经不用刻意招呼。“是来还书的吧,放那就行。”他还是没有抬头,继续看着手里的书。好奇心驱使我坐在了他的面前,“这是你抄的吧,你的字我认识,一看就是你抄的。”

“嗯。”老板还是没有抬头。答应的很痛快,他一定能猜到我会认出他的笔记,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不安或惊慌。这时,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你原来是前辈啊,还有什么黄书吗?再借我两本呗。”我笑嘻嘻地问。

没有了,”这次,他抬起头,表情有些愤怒,“这书不能当黄书看的。你要借黄书去别处借。”我一时语塞。是啊,借的时候也没说要借黄书啊。我知道再继续问是自讨没趣,随便在书架上翻了两本武侠,悻悻然离开了。

后来,我去书店的次数越来越少。最后一次去借书,他递给我一本书,外面包着牛皮纸的书皮,用彩色塑料绳打个了十字结。“送给你的。”我接过来,猜想着会是一本什么书,搞的这么神秘。不过,能已经隐约感觉到,就是那本书。“回去再拆开。”他冲我笑了笑。

没错,就是那本《少女之心》,只是重新黏了新的封面,浆的很严实,压的很平整,封面上工工整整地写着《少女之心》,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一句话“每一本旧书,都有一个故事”。笔迹是新的。

没过几天,当我去还上次借的书时,书店不见了,牌子已摘去,大门紧闭,从门缝里望去,里面空空荡荡。我怔怔地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半天才想起去隔壁小食店问问,“书店什么时候关的?”

“就昨天关的,我也觉得挺奇怪的,开的好好的就关了,好些来还书的都没还成,没地还了呦。”

“您知道老板去哪了吗?”

“你说林涛啊,不知道啊,他不在这住,谁知道他去哪了。”

“什么?您说他叫什么?”我惊恐地问小食店主。

“林涛,双木林,波涛的涛。”

我满脸愕然,书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晚上,我翻出了那本《少女之心》,重读了起来:

“现在我来为大家叙述一个我的亲身经历。我叫曼娜,忆起往事觉得非常有趣,我的经历大概和每个少女是一样的,希望各位读者能够从我的经历中得到些乐趣……”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5日 04:11
下一篇 2022年8月5日 04:3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