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西瓜全部资料(流水西瓜广告语)

流水西瓜全部资料(流水西瓜广告语)

在宜城市的汉江东岸,有一个版图面积占宜城市总面积四分之一的乡镇,她就是享誉全国的“湖北西瓜第一镇”——流水镇。而那句“流水西瓜甜万家”的广告词,更是家喻户晓。

流水镇大面积种植西瓜已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最初,源自于一个名叫向玉国的党委书记,他请来了华中农业大学的专家,对流水镇的产业结构调整作指导。专家、教授们通过对流水镇的气候、自然、土壤、交通、人们的生产习惯等方面,进行了综合分析,最后确定种甜瓜。种出来的西瓜样品,拿到全国评选,获得了大田种植西瓜金奖,才有了“流水西瓜甜万家”。

据说,向玉国书记为鼓励西瓜销售,流水镇上从他本人,下到村组干部,三人一班押一车西瓜到外省去卖,走的时候检查,身上不准带钱,每人带一条凉席,卖了西瓜做差旅费,卖不完不准回来。那一年,从流水镇向全国十几个省市发送出二十多车西瓜,六七十名镇、村、组干部成了西瓜商贩,不管走到哪里,车一停,便从车上拿出来小折叠桌,将西瓜杀开,请路人品尝,同时分发流水名片。累了,凉席往地上一摊就睡;饿了,杀开西瓜就吃。靠着这种信念,终于,流水的西瓜走向全国,每年八万亩西瓜,迎来全国的瓜商,形成了西瓜产业。

流水镇的干部群众深知,信誉和服务是产业发展命脉,瓜商就是上帝,瓜商就是效益。镇政府组织制定了《流水镇西瓜经纪人公约》,打恶除黑,专项整治,确保了西瓜销售的秩序,赢得了瓜商和市场。

人们只知道西瓜的沙甜清香,而种植西瓜的辛苦却鲜为人知。早春二月,城里的人们尚未从春节的氛围中走出来,乡下却已经开始大棚育苗。

西瓜、南瓜、葫芦同步培育,等苗长到4——5厘米,胚轴伸直稍转绿、子叶还带种壳时便开始嫁接。

春分过后,农家便抢晴天整地、施肥、铺膜。待到寒潮褪尽,清明到来,春暖花开时,瓜农们漫山遍野的移栽西瓜苗,家家户户的大拖拉机拉着水罐,水罐下面连接着几十米长拇指粗的水管,对着移栽的西瓜苗,一棵一棵的浇水,直到成活。接下来的田间管理,要给西瓜苗喷洒杀虫、杀菌的农药和叶面肥,工序繁多,要经历100余天的培育,西瓜才会长成。

种植西瓜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摘瓜去卖,流水镇的瓜农把摘瓜称之为下瓜。当西瓜长到表皮上粉,挨着土地的那一面呈现金黄色,西瓜就熟了。拿刀杀开,瓤红籽黑,咬一口,脆沙甜爽,吃下去,肚腹馨香。那个时令一般是六月底、七月初,夏至未至大暑初,天气正热。

前几天,我在家没事,孩子们去下瓜卖,我也跟着去帮忙。女儿不让我去,说天太热,田里三十五、六度。我说老爸不怕热,以前老爸还不是天天干活。因为西瓜怕捂,所以,下瓜一般都是下午三点多钟下田,下的瓜都摆放在田间作业道旁,第二天拂晓,再把拖拉机开到西瓜地里去装瓜,早上七八点钟拉到市场上去卖。

到了瓜地里,还没下瓜,衣服都已经汗湿了。天上太阳明晃晃的晒,脚下泥土热烘烘的蒸。三个人在瓜地里站成一排,间隔三米多远,每人下一行秧的瓜,边下边将西瓜相互传递到路边。孩子们种的西瓜品种是“黑美人”,成熟的时候瓜重在八到十斤。下瓜不到十分钟,额头上的汗珠漫过眼眶,顺着脸颊流经下巴,滑落到土地里。眼睛被汗水浸湿后,那种酸涩,那种火辣,用衣袖擦一下,继续下瓜,可眼睛里却总像有沙子一样,煎熬着你,直到下瓜结束。而身上穿的衬衣和长裤,亦被汗水浸泡得水淋淋的了。挥汗如雨、汗流浃背这些词,也不知道是哪位圣贤创造的,我却是都体会到了。

记得上小学时,学过[ 唐 ] 李绅的一首诗:

锄禾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我想,李绅可能没有下过西瓜,若是他下过西瓜,就一定不会写这首《锄禾》了,在农活中,锄禾与下瓜相比较,简直就是小儿科。若论辛苦他绝对的要写《下瓜》,那流传于世的就是下面这首诗了:

下瓜日偏午,汗珠落下土。

谁知盘中瓤,块块皆辛苦。

流水镇的瓜农,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554”型的大拖拉机。一车能装五六千斤,八到十斤重的瓜,要下六百多个才够装满车厢。下一车西瓜,需要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累啊!正应了那句话:世上莫若修行好,天下无如吃饭难。要吃饭就得奋斗,人生只有奋斗才有希望和乐趣,唯有奋斗才能体现出人生的价值。

看着人们吃西瓜时的样子,那种享受,那种陶醉,还有那种狼吞虎咽、吸溜吸溜的表情,种瓜的人便有了一种成就感,而这种成就感更多的是来自于西瓜的滋味。吃瓜人,只是尝到了西瓜滋味的表象;种瓜的人,才能感悟到西瓜滋味的内涵。

流水西瓜全部资料(流水西瓜广告语)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5日 06:11
下一篇 2022年8月5日 06:2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