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丝脚文学(美女丝脚)

三寸金莲和三从四德,分别是封建社会压迫妇女的肉体枷锁和精神枷锁。这些枷锁是怎样套在女人身上的?

追溯小脚为美和缠足,能发现文学和思想文化及现实的纠缠。美是客观,还是主观的?美具有时代性么?美是从属特权的吗?文学的视点又应在哪里?

汉赋开始注意脚的美了《洛神赋》魏晋 曹植

体迅飞凫,飘忽若神。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title插图%num

曹植的洛神赋太瑰丽了,即便一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就养活了多少文人骚客呀,女人的脚从此被后来者盯上了。

《闲情赋 》东晋 陶渊明

愿在丝而为履,同素足以周旋。

昭明太子认为陶公此言不雅。其实多读赋中几字,也挺好的呀!“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 委实是“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

汉魏六朝乐府的脚之审美《孔雀东南飞》汉乐府

足下蹑丝履,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双行缠》南北朝乐府

新罗绣行缠,足趺如春妍。

他人不言好,独我知可怜

汉魏六朝乐府的脚之审美,淳朴自然,有温暖情怀那种。

萧齐的金莲祸水《南朝》唐李商隐

玄武湖中玉漏催,鸡鸣埭口绣襦回。 谁言琼树朝朝见,不及金莲步步来。

敌国军营漂木柹,前朝神庙锁烟煤。满宫学士皆颜色,江令当年只费才。

《履子》 唐 韩偓

六寸肤圆光致致,白罗绣屧红托里。

南朝天子欠风流,却重金莲轻绿齿。

《临江仙》五代 毛熙震

南齐天子宠婵娟,六宫罗绮三千。潘妃娇艳独芳妍。椒房兰洞,云雨降神仙。

纵态迷欢心不足,风流可惜当年。纤腰婉约步金莲。妖君倾国,犹自至今传。

%title插图%num

唐代李商隐和外甥韩偓以及五代的毛熙震说的都是南北朝的南齐东昏侯萧宝卷的事。金莲祸水是宠妃潘玉儿

韩偓还有《金陵》一诗,“自古风流皆暗销,才魂妖魂谁与招?彩笺丽句今已矣,罗袜金莲何寂寥。”

又凿金为莲华(花)以贴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莲华也。——《南史·齐纪下·废帝东昏侯》

小脚为美,唐诗初成时尚《杨妃罗袜》(《群谈采余》收录)

仙子凌波去不还,独留尘袜马嵬山;可怜一掬无三寸,踏尽中原万里翻。

《群谈采余》是明朝倪绾所撰,收录的这首诗,感觉作者不太可能是李隆基。

罗袜罗袜,香尘生不绝。

细细圆圆,地下得琼钩。窄窄弓弓,手中弄初月。又如脱履露纤圆,恰似同衾见时节。

方知清梦事非虚,暗引相思几时歇?

%title插图%num

这首《妃子所遗罗袜铭》来自无名氏的《玄宗遗录》,感觉也是托名李隆基之作。

杨贵妃的罗袜以小为美,被津津乐道,引为时尚。白居易诗:"小头鞋履窄衣裳,……天宝末年时世妆。”。金莲三寸也是时尚,不知这能否打消李雪芹、贾玲要穿越回唐朝的愿望。

小脚之美又如杜牧:

《咏袜》 唐 杜牧

钿尺裁量减四分,纤纤玉笋裹轻云。

但更多的,如我白,不把小脚当回事。

《感兴》唐 李白

洛浦有宓妃,飘飖雪争飞。轻云拂素月,了可见清辉。解珮欲西去,含情讵相违。

香尘动罗袜,绿水不沾衣。

陈王徒作赋,神女岂同归。好色伤大雅,多为世所讥。

《红线毯-忧蚕桑之费也》唐 白居易

美人蹋上歌舞来,罗袜绣鞋随步没。

《夜过盘石,隔河望永乐,寄闺中,效齐梁体》唐 岑参

波上思罗袜,鱼边忆素书。

《莲花》唐 温庭钧

应为洛神波上袜,至今莲蕊有香尘。

《木兰》唐 李商隐

波痕空映袜,烟态不胜裾。

南唐李煜是缠足的背锅侠李煜词写得很好,是亡国之君,但背锅缠足之始,不恰当。

窅娘十六岁被选入宫,李煜见其双目深凹而顾盼有情,为其取名“窅娘”。 窅娘善舞,遂让窅娘以帛缠足,使脚纤小屈上作新月状,在金莲台上跳舞。

窅娘只是舞蹈时的缠足和后来刻意追求脚小的缠足大不同。亡国之君没那么大影响力。宋初也无缠足之风。

%title插图%num

小脚为美,宋词已显普及《菩萨蛮》宋 苏轼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迥风,都无行处踪。

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苏轼这首《菩萨蛮 》称女子小脚为"宫样",曹元宠在一首词中称小脚为"官样儿。缠足始自北宋宫廷。元末明初的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记载,缠足在“熙宁、元丰之间,为之者犹少”。

到了南宋缠足有了明确依据:

理宗朝,宫人束脚纤直。——《宋史·五行志》

两宋交接时的张邦基《墨庄漫录》中说“妇人缠足,始于近世。”

南宋儒家车若水在《脚气集》说“妇女缠足……小儿四五岁,无罪无辜,而使之受无限之苦,缠的小来不知何用?”

这说明缠足到南宋时已在民间兴起。

小脚之美在宋词也盛行。

《浣溪沙》宋 晏几道

几摺湘裙烟缕细,一钩罗袜素蟾弯。绿窗红豆忆前欢。

《水龙吟》宋 赵长卿

风流俊雅,娇痴体态,眼前稀有。莲步弯弯,移归拍里,凌波难偶。

《浣溪沙》宋 陈亮

缓步金莲移小小,持杯玉笋露纤纤。此时谁不醉厌厌。

《沁园春》宋 刘过

浦凌波,为谁微步,轻尘暗生。记踏花芳径,乱红不损,步苔幽砌,嫩绿无痕。衬玉罗悭,销金样窄,载不起、盈盈一段春。

秦观的《浣溪沙》:脚上鞋儿四寸罗,唇边朱粉一樱多。

《菩萨蛮》宋 辛弃疾

淡黄弓样鞋儿小,腰肢只怕风吹倒。蓦地管弦催,一团红雪飞,曲终娇欲诉。

纤足似月牙,盈盈一握间。三寸金莲一缸泪, 只缘男人望销魂 。车若水体察到缠足的辛酸,为何这些文学大家却看不到呢?

换言之,缠足和程朱理学没有直接关系。

《程氏遗书》卷二十二,载有程颐与某人的一段对话:“或问:‘孀妇于理,似不可取(娶),如何?’伊川先生(程颐)曰:‘然!凡取(娶),以配身也。若取(娶)失节者以配身,是己失节也。’又问:‘人或居孀贫穷无托者,可再嫁否?’曰:‘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程颐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弊端不小,但缠足与否不是失节的问题。

朱熹提出“存天理,灭人欲。”只是要灭不合天理的人欲。

从缠足的发展来看,为什么这个世界变成只灭女人欲,纵容男人欲了呢?为什么我们的人性解放变成了明清的样子呢?

无他,占主导力量者的心不正而已。思想文学成了附庸,能免除苛责么?

%title插图%num

小脚为美,在元曲明清小说中过于香艳比及元明,缠足之风已经兴盛,也是自由的。缠足成风从来不是官方逼迫的。

清朝是严厉禁止缠足的。男人撑不住剃发的压力,女人缠足反而成了气节的象征。缠足之道由取悦男人,多了更多的不得已。

这种不得已是屈从于跑偏了的社会风气,病态审美愈演愈烈。

而明清小说把小脚引入闺房,太过香艳。《金瓶梅》都不必多说了,潘金莲自然长着一双好的小脚。从明代刘绩的《双行缠》也能看出,小脚成为了择偶标准,甚至是首要标准。

《双行缠》明 刘绩

“色丝深文罗,持作双行缠。系侬白玉胫,步步作春妍。绣缠合欢带,足底生莲花。自踏君门户,更不由狭斜。”

《夜行船》元 吕止庵  

比如常向心头挂,争如移上双肩搭。问得冤家既肯,须当手内亲拿。或是肐膊上擎,或是肩儿上架。高点银釭看咱,口店弄着彻心儿欢,高跷着尽情儿耍。

《咏纤足俳歌》 明 唐寅

新荷脱瓣月生芽,尖痩帮柔满面花。从别后不见她,双凫何日再交加?腰边搂,肩上架,背儿擎住手儿拿。

《闲情偶寄》 明末清初 李渔

瘦欲无形,越看越生怜惜,此用之在日者。

柔若无骨,愈亲愈抚摩,此用之在夜者也。

《聊斋•绩女》清 蒲松龄

《南乡子》

隐约画帘前,三寸凌波玉笋尖。点地分明莲瓣落,纤纤,再着重台更可怜。  

花衬凤头弯,入握应知软似绵。但愿化为蝴蝶去,裙边,一嗅余香死亦甜。

%title插图%num

民国对小脚之美的留恋1912年3月,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下令内务部通伤各省劝禁缠足,“其有故违禁令者,予其家属以相当之罚”。然而缠足的惯性依然维持了好多年。即便有识之士,也难免对小脚之美的留恋。

林语堂《京华烟云》

她那一双周正的小脚儿使她的身体益发妩媚多姿…… 女人穿上弓鞋走起来,主要是在两个高出的后跟上,所以完全与西洋的高跟鞋效果相似。 女人穿上高跟儿,走起来步态就变了,臀部向后突出,要想不直立,绝不可能……看来正像一个比例和谐的花瓶儿,连日观之不厌,但觉其尽善尽美…… 一双不裹起来的大脚,把线条的和谐则破坏无余了。

对于缠足,辜鸿铭也有独到的研究,“女子小脚,特别神秘美妙。讲究的瘦、小、尖、弯、委、软、正七字诀。⋯⋯前代缠足,实非虐政。淑姑的小脚,乃我的兴奋剂也。”

小脚为美,今天还有吗?当然有,不过不是缠足了,换成高跟鞋了,也是时尚。高跟鞋不伤害脚,我是不信的。“女为悦己者容”是自由吗?

%title插图%num

还有高雅的芭蕾舞。这是当然是美的艺术。说是科学的训练不会伤害脚,我姑且信之。南齐东昏侯萧宝卷和南唐李后主,也只是看了个金莲舞呀!(当然,看跳舞别耽误工作。)

%title插图%num

回顾一下汉赋乐府对脚的自然审美,到南唐对小脚的自然审美,到南北宋时宋词对小脚审美的强烈追求,到元曲明清小说对小脚审美的“香艳”追求,尽管有许多掺杂的因素,文学对缠足的病态发展没有责任吗?文学那颗不安分的心一直在骚动,没法超越前人,就另寻他途来创新,从形式到内容,是跟着社会脉搏在跳动,在挣扎,在狂欢。

我们现在的确看不到缠足这种病态的审美了,因为我们尊重了更多的审美选择,不再是羞答答的只会谈论个脚的美。女人的美能够得到全面的正视,这极大的减轻了脚的压力。女人可以自由大胆的全面展示自己的美。

思想的解放和经济独立,使妇女顶起半边天,不再依附于男人。男人也能不以欺压女人来显示自己的强大。

现在的问题是,女人“精神独立,思想自由”之后,女权似乎又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不想做女人,合适吗?

我们的文学艺术面对日新月异的复杂整合的社会,又将怎样面对呢?审美是件复杂事么?文学艺术又是怎样的歌颂与批判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5日 14:41
下一篇 2022年8月5日 14:4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