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作者李汝珍简介(镜花缘作者对淑士国的态度)

海外国家政治结构一方面呈现出对中国政治制度的学习和尊奉,另一方面也有自身的特殊性。

在海洋中的各国的政治制度的描写中,李汝珍是基于中国的政治制度的现状,提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宣扬一种带有理想性的国家制度。君子国在政治制度上,人人谦恭礼让,讲究君子风尚,当为李汝珍理想中的政治制度表现。君子国“耕者让畔,行者让路光景,已是不争之意。而且士庶人等,无论富贵贫贱,举止言谈,莫不恭而有礼,也不愧‘君子’二字。”君子国国门上大书“惟善为宝”,不以世俗臣民进献的宝物为宝,反而要以典刑问罪这些进献者。君子国宰相之家,篱墙围绕、青藤薜荔,翠竹柴扉,清雅质朴。其人更是“谦恭和蔼,可谓脱尽世俗习气。”与那些“器小易盈、妄自尊大”的俗吏一比,有天壤之别。一个国家的全体国民,礼仪气度都是君子之风,上位者不以身份而骄横夺利,以德行心性为根本,以清廉朴素作为自己的人生追求,当是作者自身的理想国度和人民。

%title插图%num

李汝珍在对前人的文学总结中通过塑造与中国不同的政治制度,借以阐发了自己对社会的政治认识。女儿国既是在民间耳熟能详的故事基础上的总结,也是有其自己的发展创造。女儿国并不是李汝珍的首创,早在《西游记》中就有女儿国的详细描写。女儿国以女子进行统治,男女身份地位颠倒。“其所异于人的,男子反穿衣裙,作为妇人,以治内事;女子反穿靴帽,作为男人,以治外事。”在女儿国,男女颠倒,把世俗对于女子的压迫全反过来加给男人,在幽默滑稽之余也不禁露出作者对社会现实的诸种讽刺不满。在李汝珍的笔下,安排林之洋被女儿国国王看中,强行纳入宫中,被逼作女子姿态,不仅要涂脂抹粉、注重仪容,还要针扎紧缠裹脚,饱受折磨。读者看来,不禁捧腹大笑。在笑过之余,我们又会不由得自省中国封建社会对女性的残酷压迫和束缚,压制人的天性,残害人的身体。淑士国城门石壁上书“欲高门第须为善,要好儿孙必读书”,据说国王乃是颛顼之后,其国无论士农工商,无论王公贵族以至庶民,衣冠服制都是一样,一幅儒者打扮,只有布帛颜色不同。究其原因,统治者在创业之初,定下的文化风俗,全国之人都要经过读书考试来定事业。不能在读书上精益求精者,也可以各选职业,各安其事。李汝珍在海洋国家的叙述中,在政治上都表现了一种平等和谐的思想,不仅是淑士国,君子国、女儿国、黑齿国、白民国等国的政治都是国王和人民能够政治相合,互相促进,对文化风俗极为看重。

李汝珍所写的海洋国家,是基于我国海域近处南海岛国等地的海洋写作。马来西亚、印尼等地地处我国附近海域,一直深受我国历朝历代的政治文化的影响。在我国诸多文献记载中,近邻的海洋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都类似天朝,深受我国影响。

%title插图%num

在《镜花缘》中出现了大批形象各异的海洋群体人物,他们长期生活在的海洋中,从事各种海洋相关营生,主要包括渔民、海商和海盗和海外诸国人民等。海外人物生活场景的反映,海外人民捕鱼、打猎、商业贸易往来,是现实生活的反映,也是海洋经济活动的开展带来的多样的生活场景。

海外国家经济发展状况普遍较为落后。整体上因为生活在海洋中,所以依靠海洋资源,发展渔业经济,海洋渔业文化丰富。海洋有专门从事海洋工作的人员分类和衣物着装。第十三回中的渔翁、渔婆,系青丘国人,专以打渔为业。因君子国庶民都是正人君子,所以打渔讲究礼义,故君子国产鱼多,才在此打渔。

李汝珍还写了海洋中的各种鱼类和海洋山川地理风物。在他的笔下,海外的奇山异水,虫鱼鸟兽都充满了神奇色彩。海外有一首十身的何罗鱼、茈鱼,能够飞腾、治疗痔疮的飞鱼,如一座山峰般大小的海鱼,似婴儿啼哭的人鱼被唐敖等解救后“还将头点了几点,倒像叩谢一般”,之后更是一直跟随船行,依其描写,应该是海豚一类的海洋生物,可见李汝珍对海洋事物的描写也确有真实的事物。

%title插图%num

李汝珍在写海洋国家的经济发展中,反映了中国的先进文明对海洋岛国落后的生产经营方式的冲击,促进海洋文化的交流发展。第二十七到二十八回中谈到中国的养蚕缫丝技术对海洋国家原本的经济方式造成的影响。唐敖等人一路海上航行,路过巫咸国,发现巫咸国虽然桑树繁多,却只是作为柴火不知道养蚕吐丝制作丝绸来卖,白白浪费资源。海洋国家地处海域,自身生产技术有限,海洋贸易往来和人员流动带来了新的生产方式和科学文化。李汝珍对海洋的描写能够注意到这种海洋文化的互相交流传播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巫咸国只知道“取棉絮织而为衣”“但木棉究竟制造费力,兼之此地不善织纺”,给我们真实的反映了海外小岛国的比较落后的生产情况。在文中,天朝的两个幼女带来了蚕子,传播了养蚕纺织的技术。本地居民也学会了织机等新型生产技术。新的生产技术的发展,必然挤压摧毁旧的经济生产。巫咸国的旧有的棉纺织经济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旧有的经济势力要求铲除带动新的经济发展的人,这是经济发展的现实反映。

%title插图%num

李汝珍对海外国家的经济发展的认识具有一定的先进的思想,对我们研究中国海洋发展的经济文化历史提供了借鉴。中国自身在清朝末年,科学技术逐渐落后,外国的新型纺织机带动大型工业化生产,对我国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也造成了毁灭式的冲击,不正与巫咸国如出一辙吗?以史为镜可以为鉴,以文为镜可以为戒,我们在看《镜花缘》的海洋国家,嬉笑怒骂之间,何尝没有自身弊端的真实反映,不对自身进行深刻的自我反思,我国的海洋文学发展又何其可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5日 19:42
下一篇 2022年8月5日 19:5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