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八女谋杀案(北京八女子案件)

%title插图%num

前两天,网络上流传着一个搞笑视频片段。

%title插图%num

剧情大概就是一家银行外边的ATM机器吞卡。

当你放进火锅城的优惠卡时,还会传来带着浓浓口音的温馨提示:我们不收优惠卡,只收银行卡。

%title插图%num

而被女警一脚踹翻之后,才发现ATM机里藏着个人。

%title插图%num

评论区里,不少人都在说“当时看的时候就觉得特搞笑”。

有点年纪的网友,更是刚看到封面就一眼就识破:这不《重案六组》里的季洁吗?

说实话,作为一部刑侦剧,《重案六组》里确实有不少令人忍俊不禁的片段。

%title插图%num

比如,有一集犯罪嫌疑人为了掩饰溅上去的血迹,给柜子刷了红色油漆。

警察:好好的柜子为什么刷成红色?

嫌疑人:我喜欢红色(shǎi er)!

警察:柜子上的血迹时间一长就变成黑色的,纸能包得住火吗?

%title插图%num

没溜的犯罪嫌疑人恍然大悟:哎呀!早知道就刷黑漆。

%title插图%num

再比如,有一集是一个乞丐来报案称发现了杀人案,凶手是一个绰号叫“土豆”的人。

季洁:凶手叫什么呀?

报案人:土豆

季洁:说大名!

报案人:马铃薯?

%title插图%num

怪不得有人说,《重案六组》就是警营版的《我爱我家》。它够接地气,也有市井味和生活气息。

不过,有意思的是,如果非要在《重案六组》形色各异的警察角色中选出一个代表人物,十有八九的观众都会选季洁。

毕竟,重案六组宇宙的一大特色,就是流水的男主,铁打的季洁。

在如此硬核的题材中,男人堆里的季洁反而更像是灵魂主角,甚至也成了国产剧里最经典的女警形象之一。

%title插图%num

在一集两个案子的紧张节奏中,季洁凭什么能脱颖而出?

首先,当然是业务能力优秀。

说到季洁发挥重要作用的案件,不少人会想到这一集,而这集,恰恰也是观众心目中最恐怖的一集。

那就是莲花小区杀人案(放心,没有血腥图片)。

这集一上来,就是接到消息称莲花小区发生一起命案,随后全组赶往现场。

案发地点在三楼,在上楼的过程中,就能看到不断有尸体被抬下楼。一具、两具……到底有多少人被杀害?

八个。

上到二楼半,淌在楼道里斑斑血迹(虽然看起来很像油漆)预示着这桩惨案不简单。

%title插图%num

一进房间,眼前的情景更加触目惊心,尚未被搬走的受害者们还保持着去世之前的姿势。

这一户的八个年轻女孩,被人用剪刀和菜刀杀害,失血过多而死。

现场的血腥气有多重?

年轻的女警白羚忍不住吐了。

%title插图%num

黄涛拍摄完现场照片,也忍不住捂上鼻子。

%title插图%num

即使是季洁和大曾,也不免一个扶着额头,一个按住胸口。

%title插图%num

作为老刑警,纵然杀人现场见得多了,但这么残忍的,还是第一次见。

%title插图%num

主角们的反应并不是小题大做。这个案子的原型,就是当年震惊全国的“北京石景山八女被害案”,是被收录进“警察博物馆”的大案。

出了这么大的案子,当然是严查。匆匆赶到的组长老郑,本来宣布排查整栋楼,想了想,又下令排查整个小区。

%title插图%num

然而,邻居们却不太配合,大家生怕说错一句话,就影响了邻里关系。于是,住户们不是支支吾吾的,就是直接推说没听见。就连只隔着一面墙的邻居,也声称听不到任何动静。

%title插图%num

物业主任的丈夫,住在被害人隔壁

专案组陷入一筹莫展的境地,一不知道杀人动机、二不知道杀人顺序。以至于一度走上歧途,分析凶手可能是团伙作案。

%title插图%num

这时,季洁带着白羚再度造访了与被害人一墙之隔的物业主任家。案发当天物业主任在值班,丈夫一人在家。

毫不知情的物业主任,无意之间说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比如,阳台的花盆被挪了位置。

%title插图%num

再比如,从她家阳台可以看到被害人家里,她丈夫也确实这样偷窥过。

%title插图%num

看到这,你肯定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然而,破案靠得并不是“我要我觉得”,一切,都要落在证据上。

%title插图%num

季洁的目光落到地上一双脏兮兮的鞋上,然后,她毫不犹豫地踩了上去。

%title插图%num

接下来一边道歉,一边顺理成章地用纸巾擦拭鞋子。

%title插图%num

注意,她假装擦拭鞋面——

%title插图%num

实际上擦的却是鞋底。

%title插图%num

季洁嘴上一边不停跟物业主任说话,另一边用身体挡住手上的动作,将纸巾扔进包里。

%title插图%num

回到车上,她嘱咐白羚马上拿去化验。

%title插图%num

最后,卫生纸上的检出物和现场血脚印检出物成分基本吻合。嫌疑人对此也供认不讳。

%title插图%num

而最初让季洁产生怀疑的,只是物业主任的一句话而已。

%title插图%num

破案如此神速,靠得是幸运吗?是,但也不全是。

毕竟,同去调查的还有白羚,却只有季洁发现了端倪。

%title插图%num

线索固然重要,但办案人员若是没有敏锐的洞察力和缜密的判断力,即使证据全都摆在眼前也会视而不见。

%title插图%num

在这个案子里,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

在讨论过程中,六组的成员们各自的想法不断碰撞,互相验证,逐渐捋出来一个清晰的杀人顺序。

%title插图%num

江汉说的顺序是错的

最后形成了一个共识:凶手完全可以是一个人。

%title插图%num

老郑顺势问出了,“凶手是什么样的人?”

%title插图%num

这时,本来坐着的白羚突然站起来,往季洁方向使眼色。

%title插图%num

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若有所思的季洁身上,大曾更是忍不住问她“是不是有了想法?”

%title插图%num

这本是对凶手进行画像的过程,答案可以有很多:

残忍的人,杀人后可以从容逃离现场;体力好的人,可以连续杀害八个成年女性;没有反侦察意识的人,作为杀人工具的剪刀和菜刀还留在现场……

这些都是泛化的,指向性不明确的形容。任何一个新手警察甚至推理爱好者都可以对此滔滔不绝。

除非是,她心里有了一个具体的答案但又不想说。

%title插图%num

季洁推说“现在还没想好”,等到转天检查结果出来,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才提请抓捕。

%title插图%num

为什么季洁不当场说出来?不是卖关子,不是信不过队友,甚至也不是怕打脸。

而是出于一名办案老手的谨慎,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某种程度上来说,办案,就在所有可能性中找出唯一解,而不是最优解。

而当你认定一个可能性的时候,其他的可能性再明显,也会被屏蔽,从而干扰判断。

%title插图%num

第二部里的这个案件,就可以作为映照。

在一个年轻女性被害的案件中,有不少线索都指向死者在工厂时的师傅,与她曾经有过亲密关系的蒋大力。甚至于后来在审问中他也承认,是他害死了死者。

年轻的女警田蕊认定蒋大力就是犯罪嫌疑人,当着他母亲、儿子和街坊邻居的面将他带走了。

这一边,口供录得顺利,蒋大力作为犯罪嫌疑人的结果已经上报,即将结案。

另一边,他的儿子,却已经被周围的半大孩子排挤、欺凌。

%title插图%num

理由是“谁让他爸是杀人犯”。

言下之意,杀人犯的孩子,活该被欺负。

%title插图%num

蒋大力的母亲在住处被受害者家属围堵,邻居也在说闲话……

%title插图%num

在这种情况下——

对外,季洁挺身而出,当着街坊四邻的面说:谁说他就一定是杀人犯了?

对内,季洁要求重新调查。

从警方的立场看,只有口供而无证据,将来一旦翻供就会很被动。

从嫌疑人的角度,如果冤枉了蒋大力,害惨了他不说,真正的凶手也会逍遥法外。

然而这些,具体负责这件案子的田蕊却很难理解。她甚至理解不了,自己出于义愤,大张旗鼓地把人带走怎么就不妥了。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结果,蒋大力真的是被冤枉的,凶手另有其人。季洁身体力行给年轻女警上了一课:在所有事实弄清楚之前,不能做有罪推定。

一言以蔽之,就是既要大胆猜测,也要小心求证。

%title插图%num

季洁这个角色,也正是在一个个具体的案件中立起来的。

观众们对季洁的印象也是由此建立起来的,有人爱她飒爽外表下的细腻内心。有人钦佩她始终恪守警察的职责,与黑恶势力斗争到底的勇气。

但是,仔细一想,这样的女警人设好像在各国刑侦剧里都能找到类似的角色:比如《疑犯追踪》里的卡特、《难以置信》里的格蕾丝和凯伦……

%title插图%num

右边那个是卡特

然而,相对应地,男性警察的形象却迥然不同。以《重案六组》系列为例,四部中的男主虽然同为干练的刑警,性格却各不相同。大曾的诙谐,杨震的机智,陶非的硬朗,佟林的隐忍……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title插图%num

此外,男配角的性格也各有千秋。有老郑的老成持重,老孟的勤勤恳恳,黄涛、常宝乐的机灵,江汉、丁箭的果敢,甚至还有沈耀东这样的“黑警”。

而反观影视剧中的女警,形象就较为单一了。

还是拿《重案六组》里的人物举例子,说到底,也只有白羚式的年轻女警(第二部的田蕊、第三部的孟佳也属于这类)和季洁式的成熟女警这两种。

与影视剧中常见的亦正亦邪、不拘小节的男性警察相比,她们往往是绝对的正派角色。

作为主角的,会一路升级打怪,而作为配角的,可能就会负责领便当,赚足观众眼泪。

%title插图%num

可即使是这样稍显老套的女警形象,我们也很久没在国产剧中看到了。

后来的国产剧里,女警们不是沦为花瓶般的点缀,就是在拖男主后腿。而这样的思维定式在伤害剧作可看性的同时,也在无形中加深了人们对于“女性不适合当警察”的偏见。

%title插图%num

《余罪》中的女警林宇婧,被男主称为“大胸姐”

18年过去了,一提到电视剧里的“女警察”,人们最先想到的恐怕还是季洁。

这对于《重案六组》来说是自然是褒奖与肯定。但对于整个类型剧来说,却不免有些缺憾。

2019年了,智商在线、独当一面的女警形象,就真的只能在老剧里怀念了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5日 22:11
下一篇 2022年8月5日 22:1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