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台收藏视频(砚台收藏知识)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韩天衡

“印颂百年——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篆刻展”正在嘉兴博物馆展出。本次展览由中共嘉兴市委和上海市委宣传部共同策划,沪上著名书法篆刻家韩天衡领衔,百名篆刻艺术家参与创作。

韩天衡,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名誉院长、西泠印社副社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他擅书法、国画、篆刻、美术理论及书画印鉴赏。

展览期间,在嘉兴博物馆,韩天衡还为嘉兴书画爱好者带来了一场“书画印杂件鉴赏杂说”的书画鉴赏课。

韩天衡先以三个小故事,来说明了书画印鉴赏的复杂性。

前两个故事是有收藏家购得当代名家作品,价值不菲,拿给画作者,作者一看,是假的,但碍于情面,不得不题字。

多少年后,这画是真的还是假的?

另一个故事,是韩天衡经历过的。有天晚上,一位山东藏家带着朋友拿了一幅韩天衡画作给他看,韩天衡说这张画是假的。

对方说,这张画画册里出版过,他把画册也拿了出来,韩天衡也拿出画册,同一页,画却不一样。原来是卖家,把画册上的画裁下来,做了假的又重新装订上去。

书画鉴定是非常复杂的一门学问,鱼龙混杂。

那么有没有标准呢?

韩天衡总结自己书画几十年来的学习,将其归纳为六力。

%title插图%num

董其昌临兰亭序

一、眼力——无眼力不足以言真。

上世纪60代中期,到处都在破四旧,韩天衡偶遇一位老先生在烧就字画。他看到其中一幅是董其昌的八公尺长的高头大卷,董其昌“宣德内府监造”绫本《兰亭序》手卷,明代书画家董其昌临摹兰亭序,珍贵的是,书于明代宣德皇帝内府制绫本之上,在卷首下端织有“宣德内府监造”六个篆书,绫本上的乌丝栏则是用黑色丝线织出,材质极为珍稀,200年后,董其昌获得后在上面书写了兰亭序。

韩天衡非常激动,跟老先生商讨以50块钱,购得,当时吴昌硕的对联也不过几块钱一幅,为了筹得款项,他卖掉了几件书画文房藏品,花了十个月才买下这件董其昌的代表作。

董其昌在现在留下很多字画,给他代笔的书画家,历史上记录的就有十几个人。韩天衡把这件作品拿给老师谢稚柳看,谢稚柳看后说:思白字迹数百年来真伪及代笔者相杂,颇难判别,而此纨为宣德内府之物,先董氏二百年,非董氏谁堪挥运?故应视为鉴思白书真赝之标准件。

董其昌这件作品写在200年前的“宣德内府监造”绫上,哪一个作假能拿这么珍稀的材质,所以这是一件辨别董其昌作品的标准件。

韩天衡收藏到这件作品后,爱不释手,后来又请大画家陆俨少在后面加绘《兰亭修禊图》。

%title插图%num

何震“芳草王孙”

韩天衡也十分喜欢收藏印章。

何震印章历史上留下来的非常少,这方“芳草王孙”,是四年前韩天衡到日本文化交流,在一个拍卖行的预展中看到的,当时十六方旧石头放在一堆,琳琅满目。拿出一看,其中居然有雪渔(何震)款的一方老青田石印,印面刻“芳草王孙”篆法师汉,用刀峻劲,线条之起讫处多是何氏惯有的燕尾习气。款作“丙申夏日制于滌砚庭中。雪渔”,纯是何氏特有的以切刀转石而不转腕的手法为之,且款字之特性也与其存世的印作一致。

韩天衡仔细看了以后,确实是何氏真品。再看其标牌,注明是“无底价”,他和陪同的学生说,明天一定要帮着拍下来,上不封顶。后来学生花了20万日元把这堆旧石头拍了下来。韩天衡才把这方印从中间拿出来,告诉他这是明代何震的珍品。

由此可见,眼力很重要,知识就是金钱。

%title插图%num

齐白石《菩提草虫工笔》

二、财力——无财力不足以言精。

这包括几个方面:

1.差的里面觅精的;

2.以小钱买珍贵的东西;

3.以自己的土产(作品)换喜欢的。

这件齐白石《菩提草虫工笔》是齐白石六十岁出头时的一张画作,是韩天衡在拍卖行图录里见到的,画在粗砺的麻布(俗称夏布)上,菩提叶两片,蜻蜓、螳螂各一,精微至于毫巅,尤显功力,画很小,一公尺不到。据韩天衡所知齐白石画在夏布上的画不多。

他让学生帮着去拍,学生在抢拍时没有拍到,后来去杭州小聚时,学生介绍席间一人是抢拍这幅画的朋友,隔日此人拿着此画来赠送给韩天衡,真诚之极,推诿不得,付款又遭拒,盛情难却之下,本欲刻印以报,对方说,印之于他用处不多,希望以画相赠。

%title插图%num

明代陈洪绶《花鸟十幅册》

三、魄力——有魄力在关键时刻方能争锋取胜,无交臂之失的后悔。

明代陈老莲的《花鸟十幅册》,2001年在北京拍卖时,韩天衡被朋友请去掌眼,他一眼看中这件册页,让对方务必拍下,价格在200万左右,朋友在抢拍时叫到了200万,对方叫了210万,他没有再继续抢。

2002年,嘉德拍卖,这件册页又出现了,最终拍得450万,2005年,这件册页在拍卖会上已经涨到了2860万,朋友很懊悔。

%title插图%num

陆机《平复帖》

四、毅力——有毅力,坚韧克难,不忘初心,往往能瓜熟蒂落,功德圆满。

大收藏家张伯驹收藏陆机《平复帖》的故事很有名,拍过电视剧的。

《平复帖》原属于溥心畬,溥心畬是著名画家,是道光帝的曾孙。张伯驹跟溥心畬来往甚多,直到成了好友之后,才提出希望对方转让《平复帖》,溥心畬也不缺钱,不愿意让。

后来,日本人侵华,知道有这样一件中国文人书法鼻祖之作在溥心畬手中,日本人的掮客多次造访溥心畬,声称愿出20万法币购买,王爷有点爱国心的,如果卖给日本人,后人会说他是卖国贼了,对不起祖宗,也无法向子孙后代交代,他思忖再三,拿上《平复帖》,找到张伯驹。张伯驹东拼西凑了四万大洋送到了溥府,《平复帖》成为张伯驹的收藏。

历经战乱,张伯驹几经周折,一度把《平复帖》缝在棉袄的背上,一直保存到新中国成立。1956年,捐赠给故宫博物院。

%title插图%num

吴昌硕为沈公周刻《大西洞包袱砚》

韩天衡收藏吴昌硕为沈公周刻《大西洞包袱砚》也是波折重重。

他在前五六年,知道日本有个大收藏家收藏吴昌硕刻的这方砚台。吴昌硕一生铭砚台呢,不是太多。但他在苏州还没有出名时,有个朋友沈公周,沈公周诗写的非常好,吴昌硕很多诗都是他的代笔。两人的感情特别好,沈公周喜欢玩砚台,吴昌硕为他前后铭的,包括刻的砚台大概有150多方。

1917年,沈公周去世后,被一个日本藏家全部买走。所以吴昌硕的砚台很多都是在日本。当然,这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近些年,国家强大了,很多文物在陆续回流。

东京有一个教授手里有一方,出版过,我知道。韩天衡让学生晋鸥,在三年当中陪着到他家里去了五次。

他跟晋鸥说,每个月记得他打电话问候问候他,看看动向,不要忘记这个事情。

这位藏家说:韩先生你的价格很到位,也很真挚,也不是为了做买卖来收购,但我现在还不想出手。

过了三年,这为藏家给他的学生打电话说,要出手这个砚台。他还提到最近有几个上海藏家想要这方印,是做买卖的,出的价钱比韩天衡要高得多。但是这位藏家觉得:韩先生因为不是做买卖的,他是自己玩,是真正的收藏,卖给他放心,所以这砚台还是叫韩先生拿去,过几年他来中国还能看到。

五、学力——泛指鉴定中的综合知识,旁证材料。

只有眼力没有广博的知识面,没有对材料的把握,不知道这件藏品的前世今生,不知道其脉络,很难辨识真假。

现在作假的手段也很高,历史上也有很多“三胞胎”“四胞胎”。

今年,韩天衡生病住院期间,在一个拍卖图录上看到一件东西,一看好呀,让他们发高清图,再仔细研究了一番,决定拍下来,要出院了,拍下来送给自己做礼物。

当时底价10万,叫到80万时,问要不要,要,叫到150万,要不要,要,后来180万被韩天衡拿到了。不过,因为疫情,这件东西还没有拿到。

这件东西,韩天衡让学生拿着这件东西去检索,他回来说,老师你的眼光真的厉害。

这件作品是有著录的。清代大收藏家编的书画论里就记载了这件作品,在乾隆初期宫里也有这件东西的著录。

1976年台湾故宫专门研究书画一位研究者在书里也提到这幅画。

所以,我当时也就是看图录,没说有什么来历,我看了高清图,研究了它诗书画印,就决定要了。结果查下来,前世今生都有了。

韩天衡七十一岁的时候,把藏品都捐赠了。

齐白石的《老当益壮图》是之后韩天衡又收藏的。

你看他寥寥几笔把一个老先生,就像武当山刚下来,精神矍铄,神采都画出来了,也是在一个拍卖行拍卖。

这张画来源很厉害,考证下来,顾功雄收藏的齐白石的画,还出版在1949年6月商务印书馆的齐白石画册里,是一件有根有据的齐白石的精品。

这件赵之谦的对联是韩天衡在1990年代后期,拍卖行拍到的。

韩天衡一般让学生帮着拍卖,因为他发现他一举手很多人跟着举,他再也拿不到,所以他经常换着学生帮他拍。

有人说这件对联不对,这上面的印章比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两本印鉴对比过,这件对联里比印章要大,韩天衡让他们先拍下来再说。回来他跟学生解释,古人讲尽信书不如无书,他把赵之谦原大小的印鉴给他们看,实际上是比文物出版社的两本印鉴中的印章要大,他们在出版时可能对印鉴做了放大和缩小。

有人拿着一部邓石如的书法册页,要卖给他,价格不菲。上面两方图章,印鉴上也有,但印鉴上的图章是假的,册页上的倒是真的,韩天衡就说,你这跟印鉴上的图章不一样的,便宜一点,他不愿意,说这是大家族出来的。所以不要尽信书。

“今天讲了这么多故事,并不是说本事大,比不懂的人我懂得多一些,比真正懂的专家我就是外行。”

“你要我讲赵之谦、吴昌硕我就知道,他们的作品我都研究过,我都给他排过队。为了这个事情我花了很多年,经过多年的研究。”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俊卿、仓硕两方吴昌硕常用印,韩天衡经过多年的比对,发现在不同时期这两方印呈现不同面貌。这两方印是34岁时刻的,但在他53岁暮春因为这方印用了20年,已经损耗不少,磨掉一层,又重新篆刻,和34岁时刻印相比比差别很大,在吴昌硕82岁时,这两方印被偷掉以后,王个簃又依原印篆刻了两方。

印章里传递了画作中的很多信息。如果是清末以前的没有照相技术时,印章是一个重要信息,但照相技术传递之后,又出现了更复杂的情况。

%title插图%num

文征明书法

六、预判力——预判力,即眼量,要看得远,搞艺术品收藏,预判力的领先一步,很重要。

有很多人说现在没有捡漏,其实不然只要有艺术品鉴赏和交流,就有漏,因为任何人的知识都是有限的,任何都是有盲点的。

最后韩天衡给三点建议:

1.必须具备前无古人的个人鲜明而独特的风格,必须讲三个区别:即其作品区别于古人、他人、外人,胆敢独作,找不到父母,但要有父母的艺术基因,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2.必须具有丰厚的技法背后的文化内涵。我的归纳为“诗心文胆”,才能百看不厌,在历史上获得地位。

3.必须是少而精的书画印家的作品,少是关键,也是前提。

唐寅与文征明,两人都是明大家,且是同年生,唐寅56岁卒,文征明90岁卒,其作品比唐寅至少多十倍,而今其价值也至少便宜十倍,量与价是成反比的,这是深刻且值得研究的课题。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00:00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00:0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