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二号人物是属于谁(《基地》人物)

阿布·祖贝达,人称“永远的囚犯”,2002年被美国逮捕后,从未以任何罪名被起诉,却至今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他是“9·11”事件后中情局抓获的第一个所谓“高价值目标”,也是其臭名昭著的虐囚项目的第一个实验品。未审未判,却受尽酷刑,阿布·祖贝达这二十年来的遭遇,是美国铁窗内人权“黑洞”活生生的案例。

%title插图%num

时任美国国防部长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2002年4月1日):我认为毫无疑问,阿布·祖贝达是本·拉登亲近的副手,就算不是基地组织的二号人物,也非常接近。我想这是公认的。

祖贝达1971年生于沙特的一个巴勒斯坦移民家庭。据他的弟弟回忆,祖贝达家境较为优渥,曾赴印度学习计算机和工程学,1991年赴阿富汗接受军事训练。“9·11”事件后,美国情报部门将他作为基地组织的重要人物进行追捕。祖贝达在巴基斯坦被捕后,四年间辗转于中情局在泰国、波兰和立陶宛等地的秘密监狱,在此期间失去了左眼。

%title插图%num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主持人:被关押在这些“黑狱”的时候,他被用作中情局如今臭名昭著的虐囚项目的第一个实验对象。

中情局曾录制92盘审讯祖贝达和另一名囚犯的录像带,均在2005年予以销毁。但在律师的帮助下,祖贝达得以用亲笔画和大量笔记讲述了自己遭受的种种酷刑。

%title插图%num

在祖贝达的画中,他始终戴着各种镣铐、被强迫裸露全身、长时间受到高强度的噪声刺激,审讯人员还经常对他泼冷水、吹冷风 甚至用各种虫子折磨他。这些酷刑被冠冕堂皇地称为“强化审讯”,并作为范本长年应用于其他许多被拘押者身上。

那么中情局通过这些惨无人道的拷问,从这个所谓的“高价值目标”口中获取了多么有价值的情报呢?答案是残酷而讽刺的。

%title插图%num

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2014年公布的调查报告明确指出:中情局早在2006年8月就正式得出结论,祖贝达不是基地组织成员。中情局宣称祖贝达“参与了基地组织实施的每一次重大恐怖活动”,并且是“9·11”事件的策划者之一,但实际上没有任何记录能支撑这一说法。中情局还宣称持续对祖贝达进行审讯是因为他“隐瞒了尚未执行的针对美国的袭击计划”,这一说法也被证明不成立。

%title插图%num

美国中情局前分析师、虐囚项目“吹哨人” 约翰·基里亚库:如果有基地组织人员想回家,需要护照或车票,祖贝达能帮忙解决,所以他的确有所牵涉,但不是美国政府想让民众相信的那个怪物。

然而就在中情局证实祖贝达不是基地组织成员的一个月后,时任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宣布将他和另外几名囚犯转移至关塔那摩监狱,并依然坚称祖贝达是“9·11”事件的幕后黑手之一。

%title插图%num

时任美国总统 乔治·沃克·布什(2006年9月6日):我们的情报官员认为这些人策划了2001年9月11日近三千名美国人的死亡,他们将面临正义的制裁。

是中情局对总统说谎隐瞒?还是整个美国政府从上到下都不愿承认错误?或是一心想找“替罪羊”?

%title插图%num

阿布·祖贝达律师团队成员 布伦特·米克姆:我跟一些政府官员交谈过,他们说美国政府当时就知道祖贝达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总统布什及其幕僚还是歪曲了事实,说他是更高级别的人物。

无论如何,可以确定的是,一口咬定祖贝达“罪孽深重”的美国政府却从未对他提起任何诉讼,祖贝达就这样不明不白地一直被关押,至今已有20年。

阿布·祖贝达律师团队成员 布伦特·米克姆:曾有一位法官在5年内未对我们提出的20项动议作出裁决。

美国政府不解决问题,反倒致力于解决揭露问题的人。中情局前分析师约翰·基里亚库2007年向媒体曝光了虐囚一事,后因非法披露机密信息被定罪,入狱服刑2年。

%title插图%num

美国中情局前分析师、虐囚项目“吹哨人” 约翰·基里亚库:我从未虐待过任何人,但我被判入狱。而虐囚执行者和掩盖此事的律师、撒谎和销毁证据的人,他们永远不会受到法律制裁。

美国非营利性组织“政府问责项目”顾问 凯瑟琳·麦克莱伦:实际上,唯一被问责的人,就是曝光了虐囚项目的约翰·基里亚库。

不审不判不问责,祖贝达就这样成了美国“永远的囚犯”,而他想为自己在中情局海外“黑狱”的遭遇伸张正义也困难重重。

欧洲人权法院分别于2014年和2018年认定波兰和立陶宛曾在知情的情况下,允许中情局在当地设立“黑狱”,要求两国政府分别向祖贝达支付13万欧元和10万欧元的赔偿金。立陶宛政府今年1月支付了这笔赔偿金,但由于祖贝达的资产被美国冻结,这笔钱只能躺在银行账户里。波兰方面对祖贝达的遭遇展开了调查,但在今年3月,美国最高法院以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为由,裁定不允许中情局在波兰的两名前承包商就此案作证。而就算美国政府重重阻挠,真相也不会永远被掩埋。

%title插图%num

时任立陶宛总统发言人 利纳斯·巴尔西斯(2009年12月22日):(美国)在立陶宛境内建造了专门用于拘留囚犯的场所,还有很多在立陶宛境内登记的航班,可能是用来运送囚犯的。

波兰前总统 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2014年12月10日):美国来找我们,要求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从愿意与美方合作的人身上有效地获取信息”,我们同意了。

欧洲委员会调查员 迪克·马蒂:“9·11”事件几天后,北约召开了一次会议,就打击恐怖主义达成一项协议。该协议的一部分内容是公开的,我们确认还有一系列秘密内容,这让中情局能够在欧洲畅行无阻,不受任何控制。

祖贝达是中情局第一个所谓“高价值目标”、虐囚项目的第一个实验品,但远远不是最后一个。据美国开放社会基金会统计,中情局全球“黑狱网”涉及的国家和地区高达54个,已知受害者至少136人。美国口口声声以“人权卫士”自居,对别国说三道四甚至粗暴干涉内政,实际上自己却打着“反恐战争”的幌子,大搞任意拘押和刑讯逼供。中情局“黑狱”正是美国肆意蹂躏法治、践踏人权的典型例证,是美国永远抹不去的污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09:21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09:2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