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宝林私生儿子(侯宝林的徒子徒孙)

01

短短几天时间,娱乐圈迎来了自己的寒冬。

香港演员林聪病逝;著名音乐人赵英俊病逝;还有一代老艺术家,马增蕙竟也仙逝了。

%title插图%num

马增蕙可以说,为我国的曲艺发展,立下了汗马之劳。

在2018年5月,马增蕙被评定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title插图%num

其主要曲艺代表作有《打箩筐》、《一盆饭》、《杜十娘》、《挑帘裁衣》等。

5岁时开始唱西河大鼓,15岁时改唱单弦,曾经师从胡宝钧、白凤鸣、石慧儒、刘洪元。

她演唱的《一盆饭》,更是成为现代单弦代表作,被选入中小学教材。

小时候的马增蕙,处在一个混乱的时代。那个时候的艺人在别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戏子,自然是处处受人冷眼。

%title插图%num

马增蕙顶着别人的冷眼,一直熬到全国解放,她才真正的在曲艺界发光发热。

那时冲着她来的,几乎站满了整个剧团。

树大招风,马增蕙也逃离不了这种命运,那就是她和侯宝林的绯闻。

网传说马增蕙的儿子谢东,是和相声大师侯宝林的私生子,本名就叫“侯耀明”。

而侯宝林先生的三个儿子分别叫:“侯耀中”、“侯耀华”、“侯耀文”,加上“侯耀明”,正好是“中华文明”。

%title插图%num

有位曲艺界的人士称,谢东就是在侯宝林与马增蕙,到外地演出时怀上的。

马增蕙年轻的时候,确实和侯宝林传过绯闻。

所以侯家、谢两家,至今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甚至儿子谢东结婚的时候,侯家还专门派了代表出来。

对于这段关系,马增蕙和侯宝林从来都没有正面解释过,不过坊间的谣言从来都没有断过。

%title插图%num

有媒体爆料,在上个世纪,马增慧和侯宝林的关系就非同一般,两人在一个地方工作,侯宝林刚到北京的时候,就是住在马增蕙家里。

就因为如此,两个人的关系,时常被人当为笑谈。

加上马增蕙,本来已经和同为中国广播合唱团的谢凌霄结婚,后来侯宝林逝世,这段陈年往事,就被大众渐渐忘记了。

02

而儿子谢东,在很小的时候,别人总是开玩笑似的拿这件事来逗他。

这让他从小留下了很多的阴影,试想一下,哪一个人愿意被别人怀疑,自己是私生子。

所以小谢东,性格十分孤僻,常常因为这件事情,和周围的人打起来,长此以往也没有人愿意同他玩。

谢东的童年是寂寞的,长久的情感缺失,也让他的性格变得十分暴戾。

%title插图%num

母亲马增慧,不得不多次向周围的邻居道歉。

夫妻两个人的事业都非常的忙,和谢东的交流,就变得更加少了。

后来谢东喜欢上音乐,马增蕙对他自然是大力支持,那首红极一时的《笑脸》,就是谢东演唱的。

儿子谢东,一直是她的心病。

然而那么多的荣耀加身,都比不上自己有一个混账儿子。

谢东的出生,就混合着流言蜚语,这也让她受尽了各种折辱。

《笑脸》这首歌大火之后,她本以为,儿子的生活终于走上了正规,没想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title插图%num

由于名声大增,很多人就来请他剪彩、走穴。他赚了很多的钱,认识了各界名流,当然也包括心术不正的人。

在朋友的介绍下,他竟然染上了毒品。

母亲起马增蕙,在警局等了很久,才终于见到谢东。马增蕙狠狠的,打了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儿子。

%title插图%num

尽管后来,谢东被强制性戒毒,真诚的向大众道歉,也挽回不了他的声誉。

至此,他的事业跌入谷底。

谢东整日拿酒买醉,马增蕙只能在家里推掉工作陪他。

03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遗忘了,谢东在娱乐圈的地位。而他所唱的歌,也是属于歌红人不红的那种。

没想到多久以后,谢东走上了再次吸d的地步。

%title插图%num

母亲之间一夜白了头发,她也终于明白,一味的纵容只会让这个逆子,走入堕落的深渊。

他以断绝母子关系相威胁,逼迫谢东戒毒。

这一招果然有效,谢东这一次,还真从此就再也没有碰过毒品。

从那以后,谢东也转为幕后,人们渐渐遗忘了,曾经有一个叫“谢东”的歌手的存在。

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没想到一件事情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平静。

04

当时王朔的一篇文章《问猴哥》,揭发了谢东的身世之谜,明里暗里透露谢东的真实身份,差不多直言谢东,就是侯宝林的“第四子”。

%title插图%num

王朔发表这种没有证据的话,确实是很不负责任的,看到网上一边儿倒的指责自己。

王朔干脆愤慨地发誓打赌:

“这事全北京文艺界人人都知道,不信你挨个问去,叫上侯耀文化验DNA去,要不是,我赔他们老侯家100万。”

%title插图%num

采访过侯宝林的作家甄诚,也出来添了把火:

“侯宝林当年与马增蕙经常在一起开会,因此便有些风言风雨传到他们的耳朵里。

一来二去,侯宝林就与马增蕙开玩笑说,明明咱俩没这事儿,你说咱冤不冤啊。马增蕙便随声附和说是够冤的。于是,侯宝林就来了个假戏真做。”

这些流言蜚语,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候宝林先生当时已作古多年,死无对证。

%title插图%num

王朔和甄诚一唱一和,几乎是把他们推往风口浪尖。

谢东最后一口否认:

“我的父亲只有一个,母亲只有一个,生我养我的父母是谁,我心里很清楚,我很感谢王朔,他这样写,可能是帮我转移媒体注意力。”

%title插图%num

其实,马增蕙和演员丈夫谢凌霄的感情,还是十分深厚的,生下了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一起度过了金婚,风风雨雨几十年。

这些传闻本来就是捕风捉影,只是被人利用而已。

%title插图%num

2018年,谢东大婚,侯耀华作为特邀嘉宾上台致辞,或许他们已经遗忘了这一段时光。

已经80高龄的马增蕙坐在台下,慈爱的看着儿子和准儿媳。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天人永隔,真的是人间一大悲剧。

编辑:麦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4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12:30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12:3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